電氣時代網 電氣時代網 電氣時代網
近日,美國能源部(DOE)宣布了高達4,500萬美元的研究資金,以推進太陽能硬件和系統的集成,包括創建一個致力于開發現代化電網控制技術的資本運營機構。 盡管,目前太陽能僅占美國電力的3%,但預計到2050年,這一數字將達到18%,需要增加數百吉瓦的太陽能容量。DOE正尋求新的解決方案,可以將大量太陽能電量安全可靠地引入電網,并可以確保在這些安裝中使用美國制造的硬件。 能源部長丹·布勞耶特(Dan Brouillette)說:“美國的太陽能使用量正在上升,資助創新的研發項目將確保我們使用的技術使美國經濟受益,同時安全地為所有美國人提供可靠的電力。”太陽能技術辦公室(SETO)2021系統集成和硬件孵化器資助計劃將在兩大領域推進太陽能:系統集成和硬件的孵化器。 一、系統集成 當今的電網使用多種能源來發電,電網的能源結構正越來越多元化、經數字化和復雜化。將太陽能可靠、安全地連接到電網,無論是作為光伏地面電站還是戶用和工商業系統,都將面臨以下兩個主題領域的挑戰。與三個美國能源部國家實驗室和兩所大學合作開發的新的《網格形成逆變器研究路線圖》將有助于隨著這些技術的發展而指導研究,鼓勵美國的大學,公司,非營利組織以及州,地方和部落政府在此主題下提出申請。 能源部尋求創新項目: 電網形成技術研究聯合會:2500萬美元,1個獎項 電網形成技術自動協調逆變器和其他資源在電網中啟動和維持。SETO和風能技術辦公室(也在EERE內)將支持成立一個聯合體,以推進電網形成技術的研究和全行業合作,并確保這些技術能夠促進電力系統的運行。 將表后太陽能資源集成到公用事業數據系統中:600萬美元,2-3個獎項 集成通信系統,能夠消化分布式能源的傳感器測量值,尤其是光伏系統的儀表后測量值,是公用事業管理電網所必需的。這些系統將提高光伏系統的可視性,并使整個電力系統的控制和運行更加靈活可靠。選定的項目將獲得200萬至300萬美元不等的資金。 二、硬件孵化器 2019年,美國有90億美元用于光伏硬件采購,只有不到一半用于美國本土硬件。美國太陽能硬件制造業能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和經濟活動,促進能源安全。本專題旨在通過更快地將創新技術推向市場,增加美國太陽能制造業,也只有美國的營利性實體可申請本項資金。 能源部尋求創新項目: 1. 產品開發:600萬美元,6-12個獎項 本主題領域的目標是將新技術和制造工藝引入原型階段,并開發和驗證商業成功的途徑。選定的項目將獲得50萬至150萬美元不等的資金。 2. 產品開發和演示:800萬美元,1-4個獎項 用于產品或解決方案進行中試規模的測試和演示。例如,太陽能硬件的大批量或高產能制造工藝;生產大量用于現場測試和驗證的設備;以及用于試驗新硬件的演示系統(如微電網)。選定的項目將獲得150萬至300萬美元不等的資金。...
12月8日,英國駐華大使館聯合國際能源署在京舉辦《世界能源展望2020》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發布會。來自中英政府、學界及業界的代表與會,解讀該報告的分析結論,共同探討2020年后清潔能源發展的關鍵機遇。 國際能源署在報告中評估認為,2020年,全球能源需求將下降5%,能源投資將下降18%,與能源相關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下降7%。預計今年全球電力需求將下降2%,天然氣需求下降3%,石油需求下降8%,煤炭用量下降7%,與可再生能源小幅增長形成鮮明對比。 ? 報告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能源產業造成較大損害,其影響還會持續多年。著眼未來十年關鍵時期,報告深入探討了化解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并且研究消除疫情影響的不同途徑。 基于疫情等主因,以及最新的能源市場數據和能源技術發展趨勢,報告還研究了既定政策情景、經濟復蘇延遲情景、可持續發展情景、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新情景下的不同發展趨勢。報告顯示,在所有上述情景中,可再生能源均預期實現快速增長,太陽能成為新的“電力龍頭”,其相關技術創新處于發電技術發展中的核心位置。在既定政策情景中,可再生能源將可滿足未來10年80%的全球電力增長需求,并在2022年后將每年刷新新增裝機紀錄;煤炭需求將不會恢復到疫情前水平,煤炭在2040年能源比重中將降至20%以下,這是自工業革命以來的首次;全球石油需求將在2030~2039年趨于平穩;到2040年,全球天然氣需求將增長30%,增長主要來源于南亞和東亞。 而在可持續發展情景中,清潔能源政策和投資激增能使能源系統步入全面實現可持續能源目標(包括《巴黎協定》、能源獲取和空氣質量目標)的正軌。國際能源署認為,可持續發展情景中所描繪的雄心勃勃的途徑有賴于各國和各企業及時全面地實現凈零排放目標,而實現2050年之前全球凈零排放,需要各方在未來十年繼續付出不懈努力。 會上,英國駐華大使館、國際能源署相關代表發表了視頻致辭。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經濟中心主任高虎,英國外交、聯邦和發展辦公室氣候公使Nick Bridge,國際能源署能源供應及展望部主管Tim Gould,北京大學能源研究院副院長楊雷就“中國與國際實現凈零排放目標的前景”進行了深入探討。...
12月1日,彭博新能源財經(BNEF)發布《中國加速低碳進程》白皮書指出,工業和交通領域電氣化加速,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零碳行業的快速部署,有助于中國順利完成在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值的目標,并將進一步助力2060年前碳中和目標的實現。 BNEF指出,中國目前約90%的碳排放來自電力和熱力生產、工業和交通等領域,基于“加速轉型情景”,中國應該在2023年前構建規模更大、更清潔化的電力系統,即將交通、建筑、工業領域的直接電氣化進程提速,并進一步普及零碳能源供應。電氣化加速可從三個方面著手,其一實現終端用能部門電氣化,其二提高零碳電源滲透率,其三用零碳氫氣取代化石電源。 基于“加速轉型情景”,BNEF預計,中國電力行業排放量最快有望于2024年達峰,此后將迅速下降,盡管用電需求仍將不斷上升,但年度碳排放量將以1.5億噸的速度下降。預計到2050年,電力將占中國終端能源消費比重的53%,其中,92%的電力將由光伏和風電為主的零碳能源提供。 BNEF中國研究負責人寇楠楠表示:“性能更優、成本更低的清潔能源技術,對全球各國實現清潔能源轉型都大有益處。” 事實上,中國的光伏和風電產業發展已經相當成熟,繼續擴大市場規模有利于產業可持續發展。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全國并網風電2.1億千瓦、并網太陽能發電2.0億千瓦;預計到今年底,我國發電裝機容量將達21.3億千瓦,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占總裝機容量比重將上升至43.6%。 “我們認為,中國在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完全不是問題,挑戰在于達峰之后如何快速實現碳中和,加速電氣化無疑是一大有效途徑。”BNEF高級分析師劉雨菁稱,“中國應繼續推進電力市場改革,優化可再生能源的投資環境,同時通過更清潔的創新方案來降低對煤電的需求。”她強調,充分調動公共部門和私營企業所有利益相關者的積極性,將助力中國經濟加速低碳轉型。 毋庸置疑,中國在邁向碳中和目標的過程中,各關鍵低碳技術領域將吸引高達數萬億美元的新增投資。除了日漸成熟的光伏、風電、新能源汽車等行業,氫能也將是中國未來能源結構中必不可少的角色,將為中國工業在國內和國際市場上創造新機遇。 氫能未來的定位是解決難以減排行業的碳排放,如鋼鐵、水泥、建筑物、運輸等行業。雖然中國氫能應用的試點首先在交通領域展開,但這并不意味著交通是氫能唯一或是最重要的應用場景。BNEF指出,工業、電力和建筑物等領域的氫氣需求都有可能呈現明顯增長。 其中,氫燃料發電等零碳可調度電源對于電力系統加速減排至關重要,風電和光伏發電成本雖低,但無法確保全天候供電,氫氣則可以作為重要的調度能源。BNEF指出,過去5年,制氫電解槽成本已降低40%,如果能實現規模生產,成本還有望進一步下降。中國目前是電解槽成本最低的國家,如果要在制氫電解槽等新興技術行業領先全球,應該制定更為明確的政策鼓勵機制,幫助鋼鐵和水泥等脫碳“困難戶”轉用氫氣。 劉雨菁指出,雖然要實現于2060年前達成碳中和的目標任重道遠,但中國此舉仍是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行動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彭博慈善基金會全球氣候與環境項目負責人楊愛倫也對中國低碳轉型予以了極高評價,稱隨著全球從新冠肺炎疫情中逐漸恢復,中國的碳中和承諾對全球氣候治理起到關鍵性的推動作用。“隨著中國在氣候變化上投入足夠的資源和資金,其不僅將收獲一個低碳社會,更將為其高質量的經濟發展帶來新的動力。”...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2月2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同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共同主持中俄總理第二十五次定期會晤。會晤以視頻方式舉行。 國務院副總理、中俄投資合作委員會、能源合作委員會中方主席韓正出席。 12月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同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共同主持中俄總理第二十五次定期會晤。會晤以視頻方式舉行。 國務院副總理、中俄投資合作委員會、能源合作委員會中方主席韓正出席。(圖片來源:新華社 姚大偉 攝) 李克強表示,中俄互為最大鄰國,始終相互尊重,奉行睦鄰友好政策,致力于實現互利共贏。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中俄攜手合作,抗擊疫情,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今年習近平主席同普京總統多次通話,引領兩國關系持續高水平發展。在世界經濟嚴重萎縮、全球貿易投資低迷背景下,兩國合作的腳步不僅沒有放緩,很多領域還有新的進展,貿易緊密度進一步提升,跨境電商等新業態蓬勃發展,能源等戰略大項目穩步推進,遠東及地方合作取得新成果,充分體現了雙方合作互補性強、潛力巨大。中方愿同俄方一道,更好總結合作成果和經驗,為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持續健康發展注入新動力。 李克強和米舒斯京聽取了韓正,國務院副總理、中俄人文合作委員會中方主席孫春蘭,國務院副總理、中俄總理定期會晤委員會、中國東北地區和俄羅斯遠東及貝加爾地區政府間合作委員會中方主席胡春華,以及有關機制俄方負責人、俄第一副總理別洛烏索夫,副總理戈利科娃、諾瓦克、特魯特涅夫、切爾內申科等的工作匯報。 兩國總理充分肯定雙方各委員會一年來高效務實的工作,各層級、各領域交往合作保持良好發展態勢。李克強指出,中俄共同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秩序,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不僅有利于雙方,也有利于世界。中方愿將共建“一帶一路”同俄方發展戰略更好銜接,鞏固傳統領域合作基石,推動經貿、能源、農業等合作取得新突破,不斷提升合作水平。積極打造開放合作新領域,在聯合制造、和平利用核能、數字經濟、中小企業等領域加快合作步伐。繼續加強人文交流,深化教育、青少年、旅游、冬奧會等領域合作,夯實兩國友好的民意基礎。 李克強介紹了當前中國經濟形勢,指出中國作為最大發展中國家,是具有成長性的大市場。中方愿同俄方共享發展機遇,擴大相互開放,深化互利合作,推動中俄各領域合作取得更多新成果。 米舒斯京表示,面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俄中相互支持幫助,各機制、各領域對話與合作高效運轉,充分體現了俄中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高水平。俄方愿同中方團結一致,攜手抗疫,加強疫苗、醫藥研發合作。采取有效措施,促進雙邊貿易投資盡快回到增長軌道,促進工業、農業、交通、能源、基礎設施等領域合作,挖掘數字經濟合作等新增長點。俄方祝賀中國嫦娥五號探測器成功在月球表面著陸,愿加快推進兩國航天合作。辦好兩國科技創新年,加強在基礎科學、應用科學等領域合作。深化人文文化交流,密切地方合作,加強在上海合作組織戰略協作,推動俄中關系不斷邁上新臺階。 兩國總理共同宣布通過《中俄總理第二十五次定期會晤聯合公報》及雙方金融、海關、知識產權等領域合作文件。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何立峰參加上述活動。...
11月19日,國家電投旗下中國電力國際有限公司(簡稱“中電國際”)順利完成對墨西哥大型清潔能源平臺公司Zuma Energía(簡稱“Zuma能源”)并購項目的交割。這是中國電力企業在墨西哥電力市場的首次重大直接投資,也是拉美地區今年以來交割規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并購項目。 能源是墨西哥領先的清潔能源獨立發電商,專注于清潔能源項目開發、融資、建設和運營,目前擁有4座總裝機容量為81.8萬千瓦在運新能源電站,4座電站均地處墨西哥風光資源較好區域。 國家電投于2018年底提出到2035年建設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清潔能源企業的戰略目標,參與國際市場競爭是國家電投實現“2035一流戰略”的必經之路。中電國際作為國家電投境外開發主力平臺,致力于成為國家電投國際清潔低碳能源投資平臺、國際綜合智慧能源開發平臺、國際先進能源技術引進平臺。 截至2020年10月底,國家電投的電力裝機容量達1.65億千瓦,清潔能源裝機占比53.3%,是全球最大的光伏發電企業,是我國清潔能源比重最高的大型綜合能源企業。此次收購墨西哥新能源項目后,國家電投擁有境外發電裝機容量達605.8萬千瓦,70%為清潔能源,境外業務覆蓋46個國家,其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37個。...
美國能源信息署(EIA)發布最新一版短期能源展望,預計美國電力部門天然氣發電廠發電量占比將從2019年的37%增至2020年的39%。2021年,由于天然氣價格上漲,預計天然氣份額將下降至33%。 煤炭發電量的預測份額從2019年的24%下降到2020年的20%,然后在2021年增加到25%。 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從2019年的18%上升到2020年的20%和2021年的22%。可再生能源份額的增加是新增風能和太陽能發電能力的結果。 EIA預計2020年和2021年,核能發電量將下降約2%,反映出近期和計劃中的核能發電能力將退役。近年來,美國核電站在美國發電量中所占份額仍接近20%。 EIA預測,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將成為增長最快的發電來源,預計美國電力部門將在2020年新增23.2吉瓦的風電容量,并在2021年新增7.9吉瓦的風電容量。預計公用事業規模的太陽能發電量在2020年將增長12.8吉瓦,2021年將增長13.0吉瓦。 EIA預測,美國能源相關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19年較上年減少2.6%后,由于所有化石燃料的消耗量減少,到2020年將減少10%。EIA預計煤炭排放量將比2019年下降18%,石油排放量將比2019年下降13%。排放量的下降是由于應對新冠疫情而導致的經濟增長放緩導致的能源消耗減少。EIA預測隨著經濟復蘇和能源使用的增加,2021年美國與能源相關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在2020年的基礎上增加6%。...
2018年可再生能源投資達到3220億美元,預計2019年將繼續溫和增長。然而,世界要實現國際商定的氣候目標,步伐必須大大加快。為了確保氣候安全的未來,到2050年,對可再生能源的年度投資——包括各種類型的發電、太陽能熱和生物燃料——必須增加近三倍,達到8000億美元。 隨著新冠肺炎的爆發,2020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投資較上年同期下降了34%。 可再生能源投資五年趨勢(2013-2018年) 盡管由于技術成本較低,2018年的投資有所下降,但可再生能源總裝機容量仍在持續增長。 2013-2018年,太陽能光伏和陸上風力發電技術鞏固了它們的主導地位,在五年內分別吸引了46%和29%的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 太陽能熱電投資(6%),包括集中太陽能發電(CSP)和太陽能加熱系統,已經逐漸放緩。它們已經落后于海上風電(7%),后者自2014年以來在可再生能源投資中占據了第三大份額。在此期間,水電投資占投資總額的4%,而其他可再生能源投資僅占3%。 資金來源 私營部門仍然是可再生能源資金的主要提供者,在2013年至2018年期間占該領域投資的86%。項目開發商提供了46%的私人資金,其次是商業金融機構,占22%。 項目級股權最初是最廣泛使用的金融工具,與2013-2016年35%的可再生能源投資相關。自2017年以來,它已被項目級常規債務所取代,該水平在2017-2018年達到32%。 2013-2018年,公共財政占可再生能源總投資的14%,主要通過發展融資機構提供資金。公共籌資資源雖然有限,但在減少風險、克服初期障礙、吸引私人投資者和使新市場成熟方面可發揮關鍵作用。 區域分布 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吸引了最多的可再生能源投資,占2013-2018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承諾的32%,主要由中國推動。西歐和美洲的經合組織國家(包括加拿大、智利、墨西哥和美國)緊隨其后,分別占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的19%和18%。 由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主導的地區仍然代表性不足,2013-2018年只吸引了全球總份額的15%,主要集中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5%)、南亞(4%)以及中東和北非(2%)。 離網可再生能源融資 2019年,對離網可再生能源的年度資金承諾達到4.6億美元,高于前一年的4.29億美元,2013年的估計2100萬美元,以及2007年全球已知的25萬美元。然而,即使是現在,離網可再生能源仍只占擴大能源可及性項目總融資的1%。 私人投資者為離網可再生能源提供了大部分資金支持,在過去13年(2007-2019年)中占67%。私募股權、風險投資和基礎設施基金貢獻最大,占總額的35%。除私人基金會外,機構投資者在離網可再生能源領域表現得相對不活躍。 開發性金融機構是最大的公共資本提供者,占同期公共投資的67%。相反,政府機構和政府間機構的作用顯著下降,從2013年占總投資的21%降至2018年的2%,并在2019年進一步降至1%。與能源獲取項目的總體情況相比,離網可再生能源往往更多地通過股權融資,而較少通過債務工具融資。 2007-2019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吸引了全球離網可再生能源投資的65%,投資尤其集中在東非。其中大部分都被用于非電網的可再生能源住宅。 執行摘要 2013年至2018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取得重大進展,累計投資1.8萬億美元。由于技術的改進和采購機制適應不斷變化的市場條件而造成的安裝費用的降低已證明是增加投資和建立額外能力的有效催化劑。 《全球可再生能源金融前景》第二版按地區和行業列出了2013年至2018年全球投資的主要趨勢,描繪了不同金融工具的作用,并探討了私人和公共行為體之間的主要差異。雖然乍一看形勢令人鼓舞,但數據表明,國際社會要達到實現國際氣候和發展目標所需的投資水平,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該分析還描繪了一幅不平等的可再生能源融資圖景,嚴重偏向于在少數幾個關鍵國家開展業務的私營部門。雖然中國、美國和西歐的可再生能源投資保持穩定,但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南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區在當前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中的比例仍然偏低。 本報告還首次關注了對離網可再生能源技術的資金承諾,這為確保普遍獲得可持續能源的挑戰,特別是農村地區的人口和企業,提供了一個令人信服的、具有成本效益的答案。本文對離網可再生能源投資進行了深入分析,為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獲取領域日益重要的作用提供了獨特的視角。 在新冠病毒爆發后,2020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投資較2019年同期下降34%。展望未來,全球危機對能源和金融領域的影響可能會對可再生能源投資產生負面影響,阻礙全球能源轉型的進程。然而,當前的大流行似乎增加了投資者對可再生能源等更可持續資產的興趣,因為與傳統資產相比,可再生能源已被證明對新冠肺炎危機造成的波動更具彈性。通過將可再生能源置于其綠色刺激計劃的核心,政府可以發出對該行業的長期公共承諾的信號,提高投資者信心,并吸引更多的私人資本進入該行業。 新興趨勢和全球概覽 可再生能源投資從2013年水平繼續穩步增長,2017年達到3510億美元的峰值,2018年下降到3220億美元。全球投資水平的放緩掩蓋了這樣一個事實:技術成本的下降,使得每投資1美元就會產生更多的發電容量。加上前幾年的有利投資,2018年年底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增加,太陽能光伏(PV)和風能(陸上和海上)的裝機容量增加了1490億瓦,比2017年增加了6%。 增加的規模經濟,生產和技術改進,更激烈的競爭在供應鏈,對研究和發展的支持,和直接部署策略(例如,拍賣和上網電價),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吸收和增加成熟度除去成本減少了12%的電力,太陽能光伏為14%,陸上風力在2017年和2018年之間。 雖然趨勢投資,產能增加和除去成本都建議在可再生能源領域令人鼓舞的進展,可再生能源的投資仍然未達到需要把世界放在一個通路兼容保持全球氣溫的上升低于2°C和向1.5°C在本世紀。每年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需要增加近三倍,從2013-2018年的平均略低于3000億美元增加到2050年的近8000億美元。將需要進一步投資于系統集成技術,例如分布式能源、電池和儲能,以便能夠將新增加的能力集成到能源系統中。 雖然擴大可再生能源投資是必要的,但這本身是不夠的。在擴大可再生能源投資的同時,必須大幅減少化石燃料投資并重新調整方向。盡管電力部門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超過了化石燃料,但化石燃料的總體投資(包括基礎設施投資)遠遠超過了可再生能源。2018年,可再生能源投資3220億美元,主要集中在電力領域,而化石燃料領域投資9330億美元,其中1270億美元用于發電。 投資技術 2017年和2018年,太陽能光伏和陸上風電鞏固了它們在可再生能源市場的主導地位,平均占可再生能源總融資承諾的77%(圖1)。這些技術的高度模塊化特性、項目開發周期短、由技術和制造業改進驅動的不斷增強的競爭力,以及適當的政策和措施,在解釋這些技術在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中所占的巨大份額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2013年至2018年期間,全球海上風電投資平均每年吸引210億美元,占2018年可再生能源新增裝機容量的8%。根據IRENA報告,海上風能擁有巨大的增長潛力,并將在實現支持脫碳增長軌跡的部署水平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投資地區 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吸引了,平均32%的全球可再生能源金融承諾在2017- 2018年,達到1250億美元在2017。這主要是由太陽能光伏支出增加和在岸和離岸風能在中國,代表,平均有93%的可再生能源投資在該地區在2013年和2018年之間。 美國的投資持續增長,大大促進了對美洲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經合發組織)成員國的投資。這些國家共同構成了2017-2018年承諾的第二大目的地,吸引了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的22%,2018年達到820億美元的峰值。 西歐繼續是可再生能源投資的主要目的地之一,2017-2018年平均收到510億美元,占該領域總投資的15%。相比之下,經合組織國家在亞洲的投資在2017-2018年下降了53%,與2015-2016年的水平相比,部分原因是日本的太陽能光伏投資下降。 2013年至2018年期間,中亞、東歐、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中東和北非、南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平均只吸引了總可再生能源投資的15%,即450億美元。 金融工具 可再生能源項目的融資主要來自項目級常規(即非優惠性)債務,2017年達到峰值1190億美元,平均占2017-2018年總投資的32% 包括股權和債務在內的資產負債表融資也支持了可觀的投資,它們平均占2017-2018年總承諾的27%(合54%)。資產負債表融資幾乎完全用于資助太陽能光伏和陸上風電的發展,而項目級常規債務則用于更廣泛的技術,包括海上風電。 綠色債券有潛力將大量資金引導到可再生能源領域。近年來,每年專門用于可再生能源的綠色債券發行量快速增長,從2013年的20億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380億美元。綠色債券通常用于對現有資產進行再融資,由于其票面規模大,可以吸引機構投資者。 公共和私人財政 2013年至2018年期間,平均86%的可再生能源項目總投資來自私人融資,相當于每年2570億美元的承諾。同期公共財政年均達到440億美元。 2013-2018年,項目開發商仍然是私人融資的主要參與者,2017-2018年平均占私人融資總額的56%,主要是通過資產負債表融資,或通過債務或股權融資(圖2)。 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平均占2017-2018年私人融資總額的25%,通常向太陽能光伏、陸上風電以及海上風電等成熟技術提供非優惠債務。2017-2018年,機構投資者(包括養老計劃、保險公司、主權財富基金、捐贈基金和基金會)對新可再生能源項目的平均直接投資僅占私人直接投資的2%。 近年來,非能源生產企業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作用引起了人們的關注,2017-2018年,非能源生產企業平均占到私人融資的6%。非能源生產公司的可再生能源投資的動機主要是由于可再生能源技術的價格競爭力日益增強、長期的價格穩定和供應安全以及社會和環境方面的考慮所產生的成本節約潛力。企業行為者在能源部門的脫碳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因為他們占世界能源消費的三分之二。 2013年至2018年,公共財政平均占總投資的14%,2017年達到峰值,占19%,原因是中國、哥倫比亞、墨西哥和土耳其的國家開發金融機構的投資激增。國家、雙邊和多邊發展中國家始終提供大部分公共投資,2013年至2018年平均每年承諾370億美元。2017-2018年,各國政府平均直接提供9%的公共財政,高于2015-2016年的5%,其中大部分直接提供給太陽能光伏和陸上風電項目。 公共財政在向仍然需要額外支助以降低資金成本的技術和區域提供資金方面可發揮關鍵作用,例如通過提供風險緩解工具。公共部門也可以通過展示難以進入的行業和市場的商業潛力來降低技術成本,比如農村地區的離網可再生能源。 離網可再生能源投資趨勢 目前,世界還沒有走上到2030年實現普遍能源獲取的軌道。截至2018年,約7.89億人沒有電力供應,根據目前和計劃的政策,估計到2030年仍有近6.2億人處于這種狀況。分散的可再生能源是實現電氣化的一種具有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特別是在電網擴張可能不可行的農村地區。 2007年至2019年間,離網可再生能源累計吸引了約20億美元的投資,其中7.34億美元投向了能源供應不足的國家,這些國家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80%,缺乏足夠的能源供應。 對分散可再生能源的年度財政承諾從2007年的25萬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4.6億美元。盡管有這種增長,離網可再生能源解決方案的投資仍然只占能源可及性融資總額的很小一部分——不到可及性赤字國家總能源可及性投資的1%。 建議和結論 國際氣候會議目標,作為協議設定的巴黎,需要加速全球能源系統的轉換,不僅包括可再生能源,而且可再生能源系統集成和支持技術,節能措施和電氣化的增加用途廣泛(例如,加熱和運輸)和基于可再生能源的能力。最重要的是,這將要求逐步減少對化石燃料的投資。 需要包括政策制定者、資本市場參與者、發行方和投資者在內的各種利益攸關方的共同努力,將投資從化石燃料轉向可再生能源行業的所有現有資本來源。 1.利用公共財政來擠進私人資本 近年來,私營部門主導了可再生能源投資,并可能填補大部分融資缺口。盡管如此,有限的公共資源是縮小差距的關鍵。應當戰略性地使用公共財政,以便吸引更多的私人資本,特別是在較困難的部門和區域。例如,可以通過能力建設、支持試點項目和創新融資工具、混合融資倡議和提供風險緩解工具(例如擔保、貨幣對沖工具和流動性儲備工具)來實現這一目標。 2.動員機構投資可再生能源 機構投資者管理著大約87萬億美元的資產,在達到當前全球能源轉型所需的投資水平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機構資本的更大參與將需要有效的政策和法規、滿足這一投資者階層需求的資本市場解決方案(如綠色債券),以及機構投資者方面的各種內部變化和能力建設的組合。 3.推動可再生能源更多地使用綠色債券 綠色債券可以幫助吸引機構投資者,并在可再生能源領域引入大量額外的私人資本,以彌補巨大的未償還投資缺口。對于決策者和公共財政供應商推薦行動進一步增加綠色債券發行包括綠色債券的采用標準符合國際氣候目標,提供技術援助和經濟激勵綠色債券市場發展,并創造大量的項目管道。 4.加強企業的參與 雖然生產可再生能源的公司已經在該部門提供了大量投資,但非能源生產公司通過推動對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在能源轉型中可發揮突出作用。通過建立正確的授權框架,政策制定者可以鼓勵企業積極尋找資源,釋放該領域的額外資本。建議的行動包括,例如,建立一個透明的可再生能源屬性證書認證和跟蹤系統,允許公司和獨立發電商之間的第三方銷售,并創建激勵公用事業公司為公司提供綠色采購選項。 5.擴大對離網再生能源的融資 到2030年實現普及現代能源需要每年投資450億美元。對離網可再生能源項目來說,缺乏可負擔得起的融資仍然是最大的挑戰之一,對項目開發商來說是上游,對能源用戶來說是下游。因此,需要采用新的融資方法(如基于成果的融資)和工具(項目文件標準化和匯總),以確保更好地獲得資金,并達到到2030年實現普遍能源獲取所需的投資規模。 本文翻譯自IRENA在2020年11月剛發布的報告Global Landscape of RenewableEnergy Finance 2020。作者:李天梟...
在11月12日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商務部部長助理任鴻斌表示,我國經濟正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外貿發展面臨的環境更加復雜多元,要把加快對外貿易創新發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進對外貿易創新發展的實施意見》正式印發。任鴻斌表示,《實施意見》聚焦創新驅動,強調深化科技創新、制度創新、模式和業態創新,提出外貿創新發展的著力點和新路徑。同時,《實施意見》強調要統籌好優化國際市場布局和優化國內區域布局的關系。支持中西部地區深度融入共建“一帶一路”大格局,提升中西部地區貿易占比。 在回答經濟日報記者提問時,商務部對外貿易司司長李興乾表示,我國今年出臺的穩外貿政策取得了顯著成效。穩住了外貿主體,穩住了市場信心,穩住了外貿產業鏈供應鏈,穩住了國際市場份額,穩住了外貿外資基本盤。商務部進行的相關專題評估顯示,企業普遍認為穩外貿各項政策起到了有效幫扶作用。 從出口退稅看,今年我國足額提高了1464項產品的退稅率,已有2.5萬家出口企業享受到這項政策紅利。同時我國提高了退稅辦理速度,出口退稅平均辦理時間由過去的10天縮短到8天以內,減少了企業資金占壓問題。 從出口信用保險看,前三季度,出口信用保險為近14萬家外貿企業提供幫助,同比增長近28%。其中,小微企業超過11萬家,占比近80%。 此外,外貿信貸支持力度明顯加大。目前,全國已經有近20個省份建立了“信保+擔保”融資模式,推出了相關產品,有效緩解了中小微外貿企業融資過程中的抵押、擔保等難題。 世界銀行發布的《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顯示,我國單個集裝箱進口、出口環節的合規成本,已分別降至318美元和330美元。今年9月,我國進口、出口整體通關時間分別為35.02小時和1.86小時,通關效率明顯提升,貿易便利化水平持續提升。 同時,我國支持適銷對路的出口產品轉內銷,穩定了外貿主體和產業鏈供應鏈,滿足了國內消費和產業升級需求,創造了新的市場機遇和發展空間。據了解,商務部對4130家外貿企業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目前已有超過四成的外貿企業開展出口轉內銷業務。 外資企業是我國對外貿易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談到《實施意見》對外企的影響,任鴻斌表示,推進外貿創新發展,對外資企業來說是重大利好。希望外資企業抓住機遇,積極作為,獲得更大發展。 ?...
“雖然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續蔓延,但第三屆進博會各方合作意愿熱度不減,按一年計,累計意向成交726.2億美元,比上屆增長2.1%。”在10日的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以下簡稱“進博會”)閉幕新聞通氣會上,中國國際進口博覽局副局長孫成海說。 據介紹,這一成績高于首屆的578.3億美元,也高于第二屆的711.3億美元,實現了“越辦越好”的目標。分析認為,在全球經貿面臨嚴峻挑戰情況下,進博會成交逆勢增長更為不易,進一步彰顯中國市場的巨大機遇。 成績單上亮點紛呈。本屆進博會展示新產品、新技術、新服務411項,世界500強及行業龍頭企業連續參展比例近80%,布展水平進一步提升,特裝比例達到94%。 大型貿易投資對接會通過線下線上結合方式,為674家參展商、1351家采購商提供專業服務,達成合作意向861項;舉辦10場投資推介會,意大利對外貿易委員會以及四川、貴州、浙江等地方政府和企業開展投資推介。 六大展區各具特色,各有突破:食品及農產品展區參展企業數量最多,有來自93個國家的1264家企業參展。汽車展區世界前七大整車集團悉數到場,展區內500強和行業龍頭企業參展面積超過90%。技術裝備展區突出展示自動化、智能制造、工業數字化、能源、整體解決方案等內容,引領行業創新趨勢。消費品展區展覽面積超過9萬平方米,成為本屆進博會面積最大的展區。服務貿易展區匯集金融、物流、咨詢、檢驗檢測、文化旅游等五大板塊全球頂尖企業,全力打造智慧服務賦能全產業鏈。醫療器械及醫藥保健展區新產品新技術首發數量最多,總數超過120件,制藥行業排名前10和醫療器械行業排名前14的企業全部參展。首次設立的公共衛生防疫專區集約化展示國際先進公共衛生防疫產品、技術和服務,企業報名踴躍,面積多次擴容。 6天展期內,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參展企業攜大批新產品、新技術、新服務首發首展,舉辦101場配套活動,近40萬名專業觀眾注冊報名。另外,多個部委繼續推出稅收優惠、通關便利、市場準入等支持政策,為展客商帶來更多實惠。 更大的利好還將加速釋放。在進博會開幕式上,我國宣布,預計未來10年累計商品進口額有望超過22萬億美元,并推出系列開放舉措。這也進一步加大了進博會的磁吸力,并直接促成更多企業積極報名第四屆進博會。孫成海介紹,截至目前,已有數百家企業報名、簽約參展第四屆進博會。...
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對“一帶一路”有關多邊合作帶來負面影響?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通過介紹一系列事例作出明確回應。 汪文斌說,共建“一帶一路”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積極支持多邊主義。前段時間,各方合作伙伴在多個領域建立了多邊合作機制。盡管新冠肺炎疫情對國際交往活動帶來影響,但今年以來我們看到,“一帶一路”合作伙伴在多邊合作層面仍舉辦“線上”或“線上+線下”國際會議20多場。 他舉了以下事例: ——今年6月,各方舉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級別視頻會議,來自25個國家的部長和世衛組織總干事、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署長與會,會后發表了聯合聲明,各方承諾繼續加強“一帶一路”國際合作; ——“一帶一路”銀行間常態化合作機制發布《支持中國等國家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倡議》,呼吁國際社會加強團結合作。“一帶一路”稅收征管合作機制先后舉辦疫情防控背景下的各類稅務專題會議,為經濟恢復提供服務和保障。中歐班列運輸聯合工作組也舉行會議,推動中歐班列相關合作; ——“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合作方、“一帶一路”可持續城市聯盟分別召開會議,共商建設綠色絲綢之路、開展綠色投融資和促進可持續發展等相關事宜; ——為落實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有關成果清單,國際商事爭端預防與解決組織正式成立,多邊開發融資合作中心基金正式建立,“一帶一路”國家會計準則合作論壇舉辦了第二屆會議; ——絲路國際智庫網絡舉行2020視頻年會并發出聯合倡議,支持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呼吁堅持全球化和多邊主義。“一帶一路”紀錄片學術共同體、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聯盟、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等平臺積極開展線上活動,增進民心相通。 汪文斌最后總結說,我們相信,“一帶一路”多邊合作將繼續為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助力各方抗擊疫情、促進經濟社會恢復、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作出更大貢獻。...
日本太陽能發電協會(JPEA)于本年度8月4日開展了與「太陽能發電主力電源化」相關的線上會議。 在會議上,事務局局長鈴木先生表示:“從今年春天開始,有關太陽能發電的限制及政策相繼出臺。在自然災害激增及異常氣象頻發的現在,與環保和能源相關的討論出現了很多的爭議”。 在面向“再生型能源社會”發展的途中,太陽能設備的制造、管理、運維、安全、信用的方方面面都顯得異常重要。 本次會議的討論主要是針對如何在早期實現「主力電源化」,以及在實現過程中,環境省能源科、安全科將如何展開協同工作。 制度改革的方向性 目前世界上的可再生能源產出總量逐漸追趕傳統化石能源,并有了即將超過化石能源的傾向。 特別是在新能源中,太陽能、風能又是成本相對低廉的廉價能源。 除去水力發電,在日本國內的可再生能源產出總量由2011年的2.6%,上升至了2018年度的9.2%。 目前日本的可再生能源導入總量是全世界第六位,其中太陽能發電的倒入量更是世界第三。 其整體增長速度位居世界前列 據日本政府研究統計,在未來日本只要保持目前的增長速度,就能夠充分的完成能“混合能源社會”的目標。 另一方面2020年度日本政府的電力回收預算是3.8兆日元,電力附加稅的預計收入為2.4兆日元,如何在這樣的背景下降低目前電力的價格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在FIT制度迎來結束的同時,如何在能源領域開辟新的市場成了大家最關注的目標,目前最受關注的模式是自家消費、緊急電源等。 政府推測正要迎來轉換期的市場將會于(1)電源特性、(2)市場規則、(3)更新換代 三個方面進行轉變與突破。未來制度的改革需要基于成本削減、稅額負擔減少、電力系統統合這三個大方向。太陽能發電作為未來的一種能源基礎設施,可以想象到將會被大規模設置及投入,這些大規模的建設及投入又回直接導致FIP(變動制)制度的出現。在這種大環境下,政府需要做的不僅僅是維護一個新出現的市場,同時還要保護社會的基礎設施、推出保險制度、完善審核制度等。 目前遇到的問題 與新能源產業的迅速擴張不同,相關行業的從業者受到老齡化為主的影響,出現了大幅度減少的趨勢。 特別是從事與電力安全有關工作的人才出現了較大的缺口。 目前電站的檢測人員、安全技術人員過度依賴于那些擁有經驗的作業人員。 未來隨著電站及設施數量的不斷增加,如何保證這些設施及機器正常運作,并繼承相關的工作技術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這告訴我們,未來還需要建設一個與新能源領域相關的技術類人才相關的人力結構。 目前經濟省正在針對這一課題,建設官民聯動的相關技術人才網絡。 另一方面,電站及發電設備數量上的猛烈增加,無疑會提高事故發生的概率。 電力安全、電力制度、電網運輸這些環節也無一可以避免自然災害,感染病突發癥帶來的沖擊。 在今后重新制定電力安全法,設置明確的安全準則與安全機制是一定會發生的。 目前日本政府已經針對森林砍伐、景觀、住民不滿等問題出版了「太陽能發電環境指南」,并在此基礎上結合制度及說明,出版了第二版的「太陽能保守檢測指南」。 盡管現在我們還在堅持使用以煤炭為主的化石能源,但是不得不的說的是,可再生能源的主力電源話不是一天或一段時間就能完成的。 在進行主力電源化的同時,可以肯定的是將會出現大批以“資本優先“的既得利益者的聲音。 這些人無疑會盡可能的反對或阻撓相關制度的推行及實施。 因此能源行業的從業者應當提前做好準備,用于承擔社會及國際責任,做好與政府協調聯動的準備。 當哪一天能源界需要我們向前邁出一步,作出改變的時候。我們個人能否從容的邁開腿,代表著整個行業未來的希望。 政府推行的各種制度及政策,是一種限制,同時也是相關給從業者一的種信心。...
日前,約旦駐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特使在第19和20次IRENA理事會會議上指出,2020年新冠疫情大大地加劇了中東地區國家對可再生能源技術的需求,各國需要繼續發展可再生能源技術以提升潛力,進一步面對疫情危機對世界經濟的負面影響。近年來,阿拉伯地區可再生能源技術的發展、能源多樣化的趨勢,以及大型商業項目的建設見證了地區可再生能源的快速發展。疫情期間中東地區許多國家的政府,包括約旦,實施了全面戒嚴及封鎖措施,并因此減少了對電力的需求,疫情中需求量介于15%—30%之間, 電量趨于過剩。 特使表示,2019年6月約旦政府公布了《約旦能源部門全面戰略(2020-2030年)》:“確保未來可持續的能源供應,使國家能源結構多樣化,增加對當地能源資源的依賴,并加強能源安全。”。根據戰略,到2030年,約旦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總發電量的31%和總能源結構的14%,并力爭到2030年將能源消耗降低9%。未來約旦能源發展方向主要是可再生能源,其中太陽能、風能、電力存儲技術、氫能源、熱能在多領域中的應用。 ...
去年11月4日,美國政府正式通知聯合國,要求退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根據《巴黎協定》規定,退出過程需要一年時間。這也就是意味著,今年11月4日,也就是今天,美國正式退出《巴黎協定》,成為迄今為止唯一退出《巴黎協定》的締約方。 《巴黎協定》于2015年12月在巴黎氣候變化大會上達成,是《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下繼《京都議定書》后第二份有法律約束力的氣候協議。《巴黎協定》指出,各方將加強對氣候變化威脅的全球應對,把全球平均氣溫較工業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之內,并為把升溫控制在1.5℃之內而努力。 根據協定,各方將以“自主貢獻”的方式參與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發達國家將繼續帶頭減排,并加強對發展中國家的資金、技術和能力建設支持,幫助后者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協定生效后,就條約文本中所規定的內容,對所有當事締約國將產生法律約束力,除非當事國決定退出。 ...
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28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今年上半年中國吸引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規模逆勢增長,既是外界對中國經濟發展投下的信任票,也是中國持續推進改革開放交出的成績單,充分彰顯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強大韌性和中外互利合作的廣闊前景。 有記者問: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27日發布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全球FDI同比下滑49%,流入中國的FDI規模相對保持了韌性。該組織官員還表示,截至今年9月,中國吸引FDI規模相較去年同期已呈增長趨勢,增幅達2.5%。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外資逆勢增長既是外界對中國經濟發展投下的信任票,也是中國持續推進改革開放交出的成績單。”汪文斌說,今年以來,中國兩次出臺穩外資新政策,發布新版全國和自貿試驗區負面清單,設立海南自由貿易港,增設3個自貿試驗區,營商環境持續優化。在全球跨境直接投資大幅下降的背景下,中國吸收外資連續6個月實現單月正增長。1至9月,中國實際利用外資以美元計同比增長2.5%,新設或增資合同外資1億美元以上大項目達到574個,一大批大項目在華增資擴產,充分彰顯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強大韌性和中外互利合作的廣闊前景。 他表示,當前,中國正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新發展格局不是封閉的國內循環,而是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事實證明,新發展格局是中國同世界經濟聯系更加緊密、各國共商共建共享共贏的發展格局,不僅有利于中國經濟長遠發展,也將為世界各國帶來更多發展機遇和發展空間。 “中國將堅定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加強各領域開放合作,同各國一道為早日徹底戰勝疫情、推動世界經濟復蘇而共同努力。”汪文斌說。...
第三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暨虹橋國際經濟論壇開幕式將于11月4日在上海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將通過視頻發表主旨演講。習近平主席連續第三年在進博會這一全球開放合作的重要平臺發表主旨演講,舉世關注。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國堅定擴大開放、支持多邊貿易、致力于合作共贏的主張和行動,正是當前世界經濟復蘇發展所迫切需要的正能量。 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這考驗著世界經濟的韌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將萎縮4.4%;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最新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同比下滑49%;世貿組織曾預測,今年全球貿易可能大幅縮水13%到32%。風險挑戰疊加,究竟應該如何應對?各國必須全力以赴控制疫情,堅定不移加強開放合作,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以牽手的合力化危為機。作為“買全球、賣全球”的國際貿易盛會,第三屆進博會承載著助力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保持穩定、助力世界經濟恢復增長的使命,符合世界各國共同利益。 作為世界上首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大型國家級展會,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日漸形成“展品變商品、展商變投資商、采購商變貿易商”的良性“生態圈”。展覽規模更大、展區設置更優、展商質量更高的第三屆進博會,勢將再一次兌現“越辦越好”的承諾。“十三五”期間,中國市場規模不斷邁上新臺階,2019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41.2萬億元,成為世界當之無愧的第一大市場。當前形勢下,作為率先實現復工復產、率先實現經濟正增長、對外貿易回暖的主要經濟體,中國為促進世界經濟復蘇注入的推動力、創造的機遇更是彌足珍貴。“我們在進博會感受到了中國市場的開放與包容”“進博會既是一個全球性的盛會,也是一個企業參與和分享中國穩健經濟增長機遇的重要窗口”……各國參展商的心聲,代表了各國企業借力進博會深耕中國市場、共享中國機遇的心愿。 迎五洲客,計天下利,這就是中國胸懷。世界能夠清晰感觸到中國擴大開放的決心、中國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信心、中國風雨無阻向前進的堅定步伐。“中國將在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上提高開放型經濟水平”“要全面提高對外開放水平,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形成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推動更深層次改革,實行更高水平開放,為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強大動力”……習近平主席的話語鏗鏘有力,宣示中國在更高起點上推進改革開放的決心。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國將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之后,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全面提高對外開放水平,開拓對外開放新局面。中國進入新發展階段,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意味著中國發展的空間更大、世界發展的機遇更多。 放眼第三屆進博會,世界能透過上海浦東開發開放30年的偉大成就,重溫中國人民在改革開放中敢闖敢試、先行先試,在荊棘中闖出一條條新路的傳奇,進一步感知中國奮進的足音。作為上海又一個標志性的開放“標簽”,進博會正向世界展現著“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的堅定承諾。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的中國,將與世界各國攜手前行、合作共贏,繼續書寫共享機遇、共同發展的新篇章。...
中國國家統計局10月19日發布的數據顯示,前三季度中國GDP增長0.7%,實現由負轉正,中國經濟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率先復蘇受到全球關注。圍繞中國經濟復蘇及其對區域增長和全球發展的積極作用等話題,經濟日報記者專訪了惠譽評級首席經濟學家布萊恩·考爾頓。 考爾頓稱,惠譽評級近期調高了對中國經濟增速預期,這一決定基本反映了中國經濟活動近來快速反彈的現實情況,這一反彈速度遠快于惠譽評級5月下旬的預期。中國工業生產率先復蘇,固定資產投資、住房和汽車銷售、信貸規模增長均較今年4月份和5月份明顯改善。此外,在全球經濟陷入衰退情況下,中國出口表現不俗且好于惠譽評級早前預期。上述事實有力支持了惠譽評級調高中國經濟增速預期的決定。 考爾頓表示,工業是一個更為資本密集型的行業,且對保持社交隔離等抗疫措施相對不敏感。因此,中國工業自全面解除社交隔離以來復蘇勢頭迅猛。早在今年4月份,惠譽評級的客戶們就開始報告稱,得益于中國工廠重新復工復產,全球制造業供應鏈面臨的巨大壓力得以顯著緩解。 此外,基礎設施投資迅速回暖是另一個受益于政策支持的顯著成果。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中國經濟正致力于向消費驅動型增長轉型。當前復蘇進程中,投資與消費雙雙升溫的態勢顯得尤為難得,令人鼓舞。 關于中國經濟穩健復蘇對區域增長和全球發展的促進作用,考爾頓認為,中國經濟復蘇將通過貿易和投資渠道支持東盟、“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等伙伴增長。例如,中國是東盟最大的出口市場,中國經濟復蘇有助于化解東盟成員國面臨疫情對經濟形成的下行壓力。同時,由于中國經濟復蘇有助于改善區域市場環境和預期,東盟內部投資將受此鼓舞轉暖,“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更將受益于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 考爾頓表示,在全球層面,目前還難以全面評估中國經濟復蘇的影響。但有一點可以明確的是,中國經濟復蘇對提振全球投資者預期具有重要作用,尤其將在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回升中扮演重要角色。需要指出的是,中國經濟周期對其他新興經濟體、歐元區尤其是德國有很強的正向“連鎖反應”。因此,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如5G、人工智能等“新基建”倡議,對全球都具有積極意義。 面對此次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的巨大不確定性,中國可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何種作用?考爾頓表示,當前全球化倒退是全球經濟面臨的重大風險,這對國際貿易多邊主義框架構成了重大威脅,不少人開始質疑全球化給國際貿易和國際投資帶來的成果。因此,中國在維護經濟全球化中可作出重要貢獻。...
光照條件優越,地面廣闊的澳大利亞一直是全球重點光伏市場。根據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發布的數據,2019年澳大利亞新增光伏裝機4.625GW,其中三分之二的新增近容量是屋頂光伏,大型地面電站宣布投資和開始建設的項目超過了3GW,但是由于開發和建設周期的原因,去年并網的在1.6GW左右。據了解,今年澳大利亞的戶用市場有可能超過去年,但地面光伏電站的建設和并網受疫情影響嚴重,此外,混合儲能、微網系統和光伏制氫等創新能源模式正在澳洲蓬勃發展。 戶用或超3GW,單體容量限制正在成為發展桎梏 光伏們通過采訪得知,2020年前三季度,澳大利亞每個月的新增屋頂光伏均超過了去年的數據,盡管四月份由于疫情第一波高峰期導致同比下降10.7%,但是1-9月屋頂光伏累計接近2GW,加之四季度是傳統旺季,在疫情不出現再次惡化的前提下,今年全年戶用極有可能超過3GW。根據澳大利亞清潔能源監管機構的數據,大約29%的澳大利亞家庭在屋頂上安裝了光伏系統,在昆士蘭州這個比例高達42%。 澳洲居民用電價格居高不下,安裝了屋頂光伏(及儲能系統)不僅可以滿足生活用電,還可以獲得當地州政府的特殊補貼,這是屋頂光伏一直火熱的原因。但是目前澳洲電網對逆變器上限5 kWp的容量輸出限制正在成為這一光伏市場持續發展的桎梏。隨著戶用系統大容量發展的趨勢,澳洲的住宅系統平均已達到約6.6kW——即可以連接一個5kW逆變器的光伏陣列的最大功率(高于這個數字的系統將拿不到政府補貼或抵稅)。這意味著光伏產業在推廣更大的戶用系統方面受到了嚴重的限制。 疫情爆發導致兩次封城,地面電站大幅停滯 澳洲自上半年三月份至今,已經經歷了疫情二次爆發,目前疫情已經逐漸好轉。根澳洲光伏從業人員表示,“這兩次封城對澳大利亞各州的經濟影響非常大,尤其是第二次以維多利亞州為主的封城措施,基本上打破了全球封鎖時長的記錄。由于人員限制的原因,一些大型地面電站的建設進程都陷入了停滯,保守來看,今年澳大利亞能夠完成1GW的地面光伏裝機就很不錯了。” 也有一些分析機構表示,“在澳大利亞對大規模地面光伏電站的投資似乎正在放緩。去年有很多來自英國、美國和西班牙的石油巨頭、開發商在澳洲投資項目,但是今年明顯少了很多。無論是疲軟無力的輸電系統還是并網后的發電量限制,都讓投資者感到不安。只在今年三季度宣布了幾個地面項目和風電光伏和儲能的混合項目。”相對來說,澳大利亞前三季度的出口量比較穩定,2019-2021年是澳洲地面光伏集中開發和并網的時期,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疫情導致今年的地面項目并網量少于去年。而且明年建設和并網的項目也將持續減少,總量將不會超過1GW。 令人欣慰的是,今年八月澳大利亞西部的Merredin大型電站在疫情期間完成了并網,這個由東方日升承擔一攬子工程的132MWdc的項目,是為數不多的在今年完成并網的電站。 電網承壓之下,儲能、微網系統發展迅速 澳洲的電網系統在近兩年經歷了很多次考驗,臺風、森林大火等極端天氣下供電能力匱乏,南澳州頻頻出現的大面積電網癱瘓。這給當地造成的損失不計其數,這不禁讓各州政府開始將目光轉向分微網系統、蓄電池儲能以及電力負載管理等最新領域。 澳大利亞電網AEMO首席執行官奧黛麗.齊貝爾曼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隨著越來越多人選擇非傳統發電機,家用屋頂太陽能的使用量也在不斷增加。我們在電網方面遇到了新的挑戰。不過,創新的技術也因此有機會進入市場,大型儲能可能對電網運行越來越重要。” 根據澳洲能源研究機構Cornwall Insights的保守計算,到2030年,小型光伏和分布式電池儲能的總容量將達到32GW,其中儲能系統的裝機容量將在未來十年達到7.4GW(假設每個電池至少為6kw)。以西南威爾士和維多利亞州為例,所有的吉瓦級可再生能源計劃都包含儲能在內。 氫能開發一直走在前列 盡管澳大利亞還沒有提出到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目標或零碳的方案,但是近日能源部表示,在未來十年內投資180億澳元(合130億美元),以減少碳排放。其中重點投資之一就是氫能源。 澳大利亞政府在今年七月宣布了八項國際標準來規劃氫能燃料的未來,這些標準的應用不僅能夠支持用戶的安全---在儲存、運輸和燃料補給方面提供指導,還有可能促進國際貿易。根據一份最新的報告估計,到2030年,全球對澳大利亞出口的氫氣的需求可能達到近一百萬噸;到2050年氫能產業將為澳大利亞提供每年110億澳元的GDP增長。 ? 以Austrom Hydrogen為代表的澳洲創新可再生能源公司,紛紛宣布了吉瓦級的綠色氫能項目。不僅要做本地綠色氫能,還計劃將產品出口到海外。澳大利亞政府制定了大型氫氣出口計劃,政府資助的清潔能源金融公司(CEFC)承諾提供2.1億澳元的債務或股權融資;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署(ARENA)將在2021年為超過10MW氫氣電解項目提供5000萬澳元資金。ARENA已篩選出7個申請項目,預計這些項目將在未來12個月開始建設。澳大利亞還與韓國和日本簽署了建設國際氫氣供應鏈的協議。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西南威爾士大學的科學家不斷發現可以降低氫能生產成本的方法,以離網光伏發電制氫為例,雖然系統規模、資本成本和電解槽效率被認為是降低離網太陽能電解成本的最重要因素。但是通過研究發現,如果電解槽遵循光伏行業的發展路線,采用同樣的學習率驅動的成本下降約18%,那么未來隨著清潔電力單位成本的下降,氫的價格有可能降到能與化石燃料競爭的階段。 能源轉型在促進澳洲實現凈零排放目標方面至關重要,同時,大力支持光伏發電、儲能、綠色氫能也將為澳大利亞疫情之后的經濟復蘇帶來更多活力和就業機會。...
我們平常提到最多的海上風電實際屬于“離岸風電”的一種,除此以外,還涵蓋一些內陸水域,如湖泊,以及峽灣、有遮蔽的沿海地區水域建造的風電場。今天我們提到的這座離岸風場就是位于荷蘭艾瑟爾湖中的Windpark Fryslan離岸風場。 艾瑟爾湖(Ijsselmeer)面積1100平方公里,平均深度5~6米,原是荷蘭中部的內陸海灣。上世紀二十年代,荷蘭開始建設須德海,筑起長29公里、寬90米、高出海面7米的攔海大壩。1933年,阿夫魯戴克大堤(Afsluitdijk)將須德海隔開后,形成了人工湖。艾瑟爾湖成為這圍海造田的產物,是現在西歐最大的湖泊。 QQ截圖20201026092508.jpg 而我們都知道離岸風場在建設期一般需要足夠面積的碼頭作為臨時場所,用于組裝或存放風機、基礎、塔筒、葉片等大部件的場地,也方便將設備運到指定場址。但滿足條件的臨時場地往往屬稀缺資源,不僅難找且改建或租用成本高昂。 這不,為了滿足荷蘭WindparkFryslan離岸風場的建設需要,EPCI聯合體Van Oord和西門子歌美颯可再生能源公司計劃建造一座人工島作為建設期基地。這座人工島位于 Kornwerderzand附近,面積2公頃,淹沒的淺水區25公頃,并修建800米的壩堤防止基地受海浪的影響。 最有趣的是,這座人工島在完成建設期的使命后將被用作鳥類棲息地和人工魚礁。 WindparkFryslan離岸風場將安裝89臺西門子歌美颯4.3MW風機,總裝機382.7MW。全部基礎將于2021年1月就位。內部陣列電纜將于12月開鋪,明年2月完成。所有內部電纜先匯集于Breezand島上的變電站,并通過外送線路連接至電網公司TenneT的高壓電網。 全部風機將于明年3月開始安裝,并在夏天并網發電。一旦投產,WindparkFryslan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安裝在內陸水域的風場。...
據韓媒報道,當地時間22日,韓國執政黨共同民主黨黨首李洛淵會見日本駐韓國大使富田浩司,要求日方公開福島核電站核污水處理相關信息。 李洛淵稱,日方應該透明公開所有與福島核污水處理的相關信息,并在得到國際社會的同意下進行有關工作。 富田浩司回應稱,日本政府尚未敲定具體處理方針,但他了解韓方的擔憂并接受有關提議。他還表示,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已表明日方的核污水排放方案具有技術可行性,且符合國際慣例。 此外,李洛淵還表示,韓日合作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希望向著共同的目標努力。 富田浩司對韓日雙邊關系的重要性表示認同,稱將以日本新任首相菅義偉上任為契機致力于改善雙邊關系。...
據外媒報道,智利的AES Gener已經開始安第斯山脈太陽能II-B太陽能+儲能項目的建設工作,Capo Lindo風電場的建設工作也在同步進行中。 安第斯太陽能II-B項目是智利的首個太陽能儲能項目,該項目落地于該國北部的安托法加斯塔地區,包括一個180MW的太陽能園區和112MW的電池儲能系統。 該太陽能系統將包括澳大利亞公司5B的Maverick技術的一個10MW的試點,它使用模塊化和預制的太陽能電池板,可以在三分之一的時間內安裝,并占據一半的表面。 剩余的170兆瓦將采用雙面太陽能板,用于80兆瓦的安第斯太陽能II-A項目的擴建,該項目于今年早些時候開始運行,計劃用于哥倫比亞東部的59兆瓦的圣費爾南多太陽能項目。 該112MW鋰電池儲能系統采用的是Fluence的第六代Sunstack解決方案,存儲容量為5小時,預計將成為拉丁美洲最大的鋰電池儲能系統。 73MW坎波林多風電場位于洛杉磯附近的智利中部Biobio地區。風電場將由幾個發電機組共同構建,最終裝機規模為480MW,坎波林多風電場是該項目首個投建的風電場,目的是在建設和運營期間產生規模經濟。 AES Gener首席執行官Ricardo Falu表示:“這兩個項目都是我們Greentegra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這個戰略,我們正在加快該國啟動的能源轉型進程,以建立更具競爭力和可持續的電力矩陣。” AES Gener的Greentegra戰略旨在通過開發新的和創新的解決方案,使AES Gener成長為該地區可再生能源領域的領導者,這些方案也可以推廣到世界其他地方。 該公司計劃到2024年在智利再新增超過2300MW裝機量的可再生能源容量和電池。...
韓聯社10月15日報道, 據業界15日透露,美國交通安全局(NHTSA)正在對通用(GM)雪佛蘭Volt電動汽車3起火災事故進行調查。調查對象為2017-2020年車型,共計7.7842萬輛。NHTSA表示,火災損失主要集中在電動汽車動力電池部分,根本火災原因尚不明確。GM Volt電動汽車搭載是LG化學的電池。最近,現代汽車因受到火災事故的影響,決定在國內外召回7.7萬輛科納電動汽車,該車型使用的動力電池也是LG化學產品。 據外電、業界透露,寶馬公司認為插電式混合動力車(PHEV)有發生火災的危險,決定在全球范圍內召回2.67萬輛電動汽車。福特也證實了今年6月前銷售的翼虎(KUGA) PHEV等2萬多車型因電池過熱引發數起火災的事實,并于8月宣布召回2.7萬多輛該車型。福特和寶馬召回的車輛中搭載的電池制造商是三星SDI。此外,搭載日本松下電池的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車型中,也因電池異常問題決定召回,業界普遍認為召回規模將達數十萬輛。 韓國國土交通部8日指出,科納EV電動車失火原因可能是電池組有問題。對此LG化學立即反駁稱,在再燃實驗中沒有發生火災,不能說是電池組不良。 由于LG化學、三星SDI、SK innovation等韓國企業引領全球電動汽車電池市場,比起其他國家,韓國企業受到的影響更大。 業內人士表示,即使不是電池質量問題,但僅從出現異常這一點來看,投資的不確定性及消費者的負面認識就會增加,當前企業正面臨困境。...
國際能源署(IEA)美東時間周二(13日)預計,太陽能發電量將在未來10年引領可再生能源供應的激增,在目前情況下,可再生能源占全球發電量增加值的80%。 IEA在年度《世界能源展望》(World Energy Outlook)中表示,在其核心情景下(反映出已宣布的政策意圖和目標情況下),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有望取代煤炭,成為主要的發電方式。 報告稱,到2030年,太陽能光伏(PV)和風能在全球發電總份額中的比重將從2019年的8%上升到30%左右,光伏產能將以平均每年12%的速度增長。 “我認為太陽能將成為全球電力市場的新霸主,”IEA執行干事法提赫·比羅爾(Fatih Birol)表示,“根據目前的政策設定,2022年以后每年的太陽能部署都將創下新的記錄。” IEA表示,成熟的技術和支持機制降低了大型太陽能光伏項目的融資成本,有助于降低總體產出成本。該機構稱,當前太陽能光伏發電成本,已經比大多數國家新建的燃煤或燃氣發電廠更便宜。 IEA補充稱,在2020年,可再生能源發電是唯一持續增長的主要能源。報告稱,全球更遠大的設想,包括到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的目標,也將使光伏發電的表現更加強勁。 報告還指出,盡管太陽能和風能發電有所增長,但碳排放預計在2020年下降2.4吉噸(Gt)之后,將在2021年回升,并在2027年超過2019年的水平,到2030年達到36吉噸(Gt)。 IEA表示,在許多情況下,長期目標與近期具體減排計劃之間仍存在差距。 該報告還稱,將新的風能和太陽能發電整合起來,主要取決于對系統各部分的充分投資,包括對配電網絡的投資。 報告還提醒稱,收入不足——潛在的原因可能是需求低于預期、未支付賬單或發展中經濟體公用事業融資偏離正軌,可能會使電網成為一個薄弱環節。...
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已發布其首個全球海上風電安裝船數據庫,作為該行業的重要資源。 安裝船在擴大市場方面起著關鍵作用。隨著海上風電繼續加速向新市場的增長,該行業必須繼續展望未來并預測增長,以避免任何潛在的瓶頸,并能夠滿足對海上風電不斷增長的需求。據GWEC稱,可能會減慢海上風電安裝的潛在瓶頸是船只的可用性。 全世界已經安裝了137艘船,其中82艘是自升式船,55艘是重型起重船,它們參與了風力渦輪機的安裝工作。在這些船只中,有61%在歐洲,其余39%在中國。此外,有16艘定制的自升式船舶在建中,其中4艘由歐洲船舶經營者預訂,8艘由中國公司訂購,3艘由日本公司訂購,1艘由美國運營商訂購。 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另外五艘定制的海上風電起重船正在建造中,其中四艘是由歐洲公司訂購的,另一艘是由臺灣合資公司訂購的。歐洲目前有足夠的船只容量來滿足該地區的年度安裝水平。 另一方面,考慮到當前的安裝急需在2021年底之前將海上項目連接到電網以接收上網電價,中國的船舶可用性可能會成為瓶頸。 目前,中國正在建設超過10GW的海上風電,而船只能力每年只能支持6GW的安裝。美國,越南,日本,韓國和臺灣等新興市場將能夠使用來自歐洲的船只來滿足海上風電需求。 預計海上風機的尺寸將顯著增加,包括機艙,塔架和基礎的重量以及輪轂的高度,船只將需要進行相應的適應,以便能夠安裝這些更大的渦輪機,以避免將來出現瓶頸。 目前,全球僅有9艘船舶能夠支持安裝10MW以上的風機,隨著全球對這些更大,功能更強的風機的需求不斷增加,這將需要迅速改變。...
9月29日,國際可再生能源署(IRENA)發布數據顯示,可再生能源創造了數以萬計的工作崗位,并持續帶來社會和經濟效益。第七版《可再生能源與就業——年度回顧》(Renewable Energy and Jobs – Annual Review)顯示,去年全球可再生能源領域就業人數達到1150萬,其中太陽能光伏行業就業人數最多,約380萬,占總就業人數的三分之一。 IRENA總干事Francesco La Camera表示:“無論是在相對發達還是發展中的能源市場,采用可再生能源都能創造就業機會,提高當地收入。” “盡管今天我們只看到少數幾個國家處于領先地位,但每個國家都可以利用其可再生能源潛力,采取措施利用當地資源和能力促進相關產業發展以及工人培訓。” 最新報告顯示,去年亞洲區域的可再生能源就業占全球總數的63%,樹立其全球市場領先者的地位。生物燃料產業就業崗位達到250萬,僅次于太陽能光伏。其中相當數量的工作崗位由勞動密集型的農業供應鏈所提供,特別是在巴西、哥倫比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等國。水電和風電分別提供了近200萬和120萬個工作崗位,是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另外兩大雇主產業。 可再生能源就業相比較化石能源行業顯示出更具包容性,以及更好的性別平衡。報告強調,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女性從業人員占比為32%,而在化石能源行業該比例僅為21%。 盡管目前尚缺乏精確的估計,絕對數字也相對較小,但離網可再生能源應用,尤其是離網太陽能技術所創造的就業機會不斷增長。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也可以推動在農村地區的生產性應用。在農業生產和食品加工、醫療保健、通信和地方貿易中可以看到這種就業倍增效應。 以教育和培訓措施為主導的綜合政策,包括勞動力市場干預,以及支持利用當地資源的產業政策,對于維持可再生能源就業的壯大至關重要。 2020年版《年度回顧》(Annual Review)強調了一些在支持工人教育和培訓方面極具前景的舉措。其中包括職業培訓、課程建設、教師培訓、信息和通信技術的使用、促進創新型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關系,以及針對譬如女性等代表性不足群體的招聘。 決策者必須優先考慮對已經失去或可能失去生計的化石能源行業工人的再就業技能培訓。其中許多工人可以在重新培訓后利用其嫻熟的技能和專長為清潔能源行業做出貢獻。 全球可再生能源工作崗位的增長振奮人心。采取全面和綜合政策以推動能源轉型可以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在此關鍵時刻,這種推動的重要性尤為明顯。即便當前全球仍在對抗新冠冠狀病毒的蔓延,人類也幾乎每天都會收到提醒,如果我們無法解決日益加劇的氣候變化問題,將面臨什么樣的后果。...
9月22日,破解氣候環境危機國際論壇在京召開。論壇首次發布《破解危機》和《可持續發展之路》兩項成果,全面對接《巴黎協定》和聯合國《2030議程》,以“中國方案”推動破解世界氣候環境與可持續發展難題,促進全球能源互聯網與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 推動能源轉型應作為 疫情后經濟復蘇核心 論壇指出,氣候變化、環境污染、資源匱乏等全球危機正嚴重威脅人類生存與發展,加快化解危機、促進可持續發展是世界各國共同的目標和任務。 聯合國副秘書長劉振民表示:“我們必須加快清潔能源轉型,也必須加快解決無電人口用電問題,在消除貧困等可持續發展目標方面取得長期的效益。通過以上的方式,我們可以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去踐行綠色生活,推進諸如糧食和農業等其他系統的轉型,從而減輕對自然環境造成的壓力。” “為了實現《巴黎協定》設定的將溫升控制在1.5攝氏度的目標,我們必須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如果現在不采取行動,到本世紀末溫升有可能會達到5攝氏度。”世界氣象組織秘書長塔拉斯表示,現在能源消耗仍主要來自于煤炭、石油和天然氣,需要進一步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結構中的占比,中國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取得的進展對全球減排至關重要。 針對后疫情時期經濟發展,國際可再生能源署總干事卡梅拉認為,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沖擊巨大,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獨特的恢復道路,但如果所有國家都能將能源轉型作為核心,將帶來巨大的社會經濟效益。“能源轉型所需的結構性轉變應當從政策制定者開始,這樣才能加速低碳發展進程。” 卡梅拉建議各國減少對化石能源領域的投資,保障現有可再生能源項目發展,為加快培育能源轉型所需的勞動力提供大力支持,促進供應鏈多元化以及發展當地產業、支持清潔能源解決方案等。 卡梅拉表示,實現政策與投資對接非常重要,這樣能夠支持相關創新行動。例如,綠色氫能經濟可加速推進,可再生能源在交通運輸、核工業部門等終端部門的使用也應繼續加強。 加快實現 能源系統全面脫碳 “化石能源大量開發使用是導致氣候危機的根源,破解危機的根本出路是加快實現能源系統全面脫碳。”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主席劉振亞指出,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將加快世界能源綠色轉型,實現能源生產清潔主導、能源消費電能主導,能源發展與碳脫鉤、經濟發展與碳排放脫鉤,為全球氣候環境治理提供重要載體,為落實《巴黎協定》、破解全球氣候環境危機開辟新道路。 劉振亞表示,能源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物質基礎,能源永續供應是人類可持續發展的根本保障。全球能源互聯網本質是互聯互通、共建共享的全球能源共同體,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重要內容和有力載體,將以能源為紐帶,全面對接聯合國《2030年議程》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有力促進能源與經濟社會環境協調可持續發展。 “據測算,以全球能源互聯網推動落實《巴黎協定》,每投資1美元就能獲得9美元的綜合效益,全社會碳減排邊際成本僅為15美元/噸,遠低于其他方案(30-100美元/噸),具有顯著優勢。”劉振亞說。 “應對氣候變化破解環境危機是國際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也是我們的共同責任。”國家電網有限公司董事長毛偉明表示,近年來中國圍繞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做出了一系列部署,這些部署為國家電網公司加快電網技術進步和創新發展,促進能源清潔低碳轉型提供了方向指引和根本遵循。 毛偉明指出,近年來風能、太陽能等新能源發展成本快速下降、裝機規模快速增長,為構建以清潔能源為主體的能源體系、破解氣候環境危機提供了可能,但是新能源發電具有間歇性、波動性等特點,其大規模開發運用給電網平衡和調解,穩定安全控制帶來了巨大的挑戰,這是一項世界性難題。 “我們一直在為解決這一難題而努力,在中國東部的江蘇省,我們建成了世界上首個大規模‘源網荷’友好互動系統,顯著提高電網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積極探索全清潔能源供電試點,今年成功創下連續31天全清潔能源供電的世界紀錄,面對越來越嚴重的全球氣候變化和生態保護形勢,國家電網公司期待與各國同行一道進一步的加強交流、分享經驗、合作創新、共同為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為可持續發展 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案 《破解危機》在本次論壇上正式出版發行。《破解危機》對當前人類面臨的重大危機進行反思,揭示氣候環境危機將是全人類即將遭遇的最致命危機;針對破解危機的“困與難”,提出清潔發展思路和全球能源互聯網方案,闡釋了這一方案在現實可行、技術經濟、發展方式、全球合作等方面的特點和作用,展望了全球能源互聯網化解氣候環境危機的巨大價值,以及各大洲清潔低碳發展行動路徑。 《破解危機》指出,氣候變化和環境問題已在諸多領域對地球和人類社會造成重大影響,發生概率和災難后果遠遠超出人們想象。破解危機的關鍵是要轉變發展方式、走綠色低碳的創新之路。全球能源互聯網由清潔主導的能源生產系統、互聯互通的全球電力網絡、電為中心的能源利用系統組成,具有理念領先、技術先進、經濟高效的特點,通過優化配置資源差、時區差、季節差、電價差,實現優質、低廉的清潔能源以光速傳輸配置到全球各地。 同日發布的《可持續發展之路》(全稱為《可持續發展之路——全球能源互聯網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行動路線》),基于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在推進全球能源互聯網促進可持續發展方面的研究與實踐,系統闡述了全球能源互聯網對聯合國《2030年議程》17項目標的推動作用,提出全球能源互聯網全面落實《2030年議程》的十大行動和六大合作機制,為全面落實議程目標提供了新思路和新方案。 據了解,2015年聯合國提出《2030年議程》,明確經濟、社會、環境三大領域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為各國攜手應對挑戰、共創美好未來提供了行動綱領。2017年合作組織與聯合國經濟社會事務部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共同舉辦高級別研討會,發布《全球能源互聯網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行動計劃》。 論壇現場宣讀并發布了《危機宣言》。《宣言》提出全球能源互聯網是劃時代的能源革命,是破解人類危機的重要途徑,按國內互聯、洲內互聯、全球互聯三個階段建設,將根本改變世界能源格局,打造“綠色地球”。《宣言》呼吁增進綠色低碳發展的國際共識,完善多邊合作機制,以更高效的方案和更務實的舉措嚴控溫室氣體排放,加快清潔能源開發和電力互聯互通,加快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
法國電網運營商RTE的新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底,法國可再生能源總發電能力達到54,690兆瓦,較上年增加2,431兆瓦。 僅在第二季度,就有333兆瓦的可再生能源與城市電網相連,包括159兆瓦的風電和172兆瓦的太陽能發電。 今年4月至6月,包括水電在內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量為30.4TWh,占法國總用電量的33.2%,打破了2018年第二季度創下的30.7%的歷史最高紀錄。這一新的里程碑的實現要源于COVID-19危機導致的大都市地區用電量的下降。 在這三個月內,太陽能光伏電站的發電量為4.5TWh,而風力發電廠的發電量為6.9千瓦時。 在過去的12個月里,法國風電場的裝機容量為1236兆瓦,到今年6月底,法國風電場的裝機容量為16930兆瓦。因此,它已經實現了到2023年擁有24,100兆瓦陸上風能資產目標的70%。 與此同時,該國的太陽能發電機組由9912兆瓦的發電廠組成,相當于2023年太陽能裝機容量目標的49%。 截至6月底,水力發電總量為25705兆瓦,每年增長160兆瓦,而該國生物能源設施的總產能為2143兆瓦。...
歷經3年不懈努力,克服高海拔、缺氧、強日照、以及嚴峻的新冠肺炎疫情考驗,2020年9月,中國電建上海電建EPC總承包的南美洲最大的光伏電站項目——阿根廷胡胡伊省高查瑞光伏電站一期工程順利并網發電。 這是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中阿兩國元首見證簽署的首個在阿根廷開花結果的項目,也是南美洲最大的光伏電站項目;由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融資;它采用世界的先進光伏發電技術以及高海拔的建設經驗;它的建成結束了胡胡伊省一直從其他省份購買電力的歷史,一舉實現電力的自給自足。 并網當日,胡胡伊省省長拉爾?莫拉萊斯(Gerardo Morales)在社交媒體上宣布,高查瑞光伏發電站已開始向阿根廷(SADI)國家電網供電,并強調說“由胡胡伊省生產的包括太陽能在內的可再生能源已經通過國家電網系統的輸電線到達阿根廷全國各地”。 項目建成后,不僅極大緩解當地用電負荷緊張,結束胡胡伊省長期從外省購電的歷史,降低當地民眾用電價格,有力促進當地經濟發展,還將減少化石燃料消耗,調整當地能源結構,實現保護生態環境的目標。整個項目建設過程中可以創造約1500個就業崗位,大概相當于當地十幾個村莊人口的總和,能大大提供當地人收入,改善生活條件。 隨著胡胡伊高查瑞光伏電站一期項目的并網發電,二期工程也開始醞釀之中,安第斯山脈上的上海電建足跡,正越走越深,越走越遠……...
美東時間18日(周五),摩根士丹利發布報告看好特斯拉電池日預計發布的電池信息。此外,投行Piper Sandler稱,特斯拉能源業務年收入將超過2000億美元 ,并將特斯拉目標價上調至515美元(周五收盤價為442美元)。周五特斯拉逆市收漲逾4%。 特斯拉的電池日定于美國當地時間下周二(9月22日),分析師和投資者都對其寄予了厚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汽車分析師亞當·喬納斯(Adam Jonas)周五表示:“我們預計,這一事件可能會改變特斯拉和電池市場的表述方式。”他關注的一些關鍵因素包括特斯拉電池制造和生產效率的更新。 此外,投行Piper Sandler的分析師Alex Potter周五將特斯拉的目標股價從每股480美元上調至515美元,同時維持增持評級。 “在分析了特斯拉業務中兩個不太被理解的方面后,我們上調了目標價格,并重申了增持評級。這些(未被充分理解的部分)包括:1)能源部門和2)馬斯克的薪酬“,Potter寫道。 特斯拉能源業務潛力大 Potter稱特斯拉能源業務是“每個人都試圖避免的話題”,因為許多分析師的預測中沒有包含該業務線。然而,Piper Sandler認為,這項業務具有巨大的增長潛力,并為特斯拉的估值提供了上行空間。 “我們現在預計,特斯拉能源部門的年收入最終將超過2000億美元/年,特斯拉將控制固定電池市場的三分之一以上。我們預計對這些產品的需求將大幅上升,特別是在本世紀20年代末和30年代,因為可再生能源將占到發電總量的40%。”Potter表示。 特斯拉旗下有汽車和能源兩大業務,其汽車是當前最主要的業務線,而能源并不為外界所熟知。特斯拉的能源業務分家用和商用兩部分,家用有太陽能屋頂Solar Roof和家用儲能電池Powerwall,商用部分則主要是大型儲能電池Megapack和中型儲能電池Powerpack。 風險投資專家、Social Capital公司CEO查馬斯·帕里哈皮蒂亞7月曾表示,未來特斯拉的增長點不再是汽車,而是其能源業務。他認為,能源業務將推動特斯拉市值突破萬億美元。 馬斯克薪酬計劃的拖累 至于馬斯克的薪酬計劃,Potter指出,它對公認會計準則(GAAP)收益產生了重大拖累,尤其是在2020年下半年,因為其業績里程碑很可能會實現。 “(每當)越過業績的一個里程碑,并觸發一批既定期權時,TSLA股東必須忍受股票型薪酬(SBC)突然上漲。”這一項目在未來幾個季度將尤其沉重,預計特斯拉將在2020年下半年錄得10億美元以上的股票型薪酬(SBC)。”Potter稱。 股票型薪酬(SBC)是一項非現金支出,但它確實會影響GAAP收益,而后者是標準普爾500指數(S&P500)首選的衡量標準。 雖然該計劃在未來幾個季度的影響可能會很明顯,但Potter指出,該計劃的最高補償已經在該計劃建立之初就被確定了。 “重要的是,與馬斯克薪酬計劃有關的總費用是已知的(約23億美元),所以主要的問題是與這些費用的時間有關。” 根據2018年馬斯克薪酬支付方案,他在特斯拉不領薪水,只拿期權,特斯拉設定了12個市值目標,起步為1000億美元,市值每增加500億美元,馬斯克就能獲得一次期權獎勵。每次期權授予機制被觸發,馬斯克都可以按每股350.02美元的價格購買約169萬股特斯拉股票。...
南非政府將組織采購11,813兆瓦的新電力基礎設施的項目,其中包括6,800兆瓦用于可再生能源。 礦產資源和能源部表示,南非國家能源監管局(NERSA)已同意其在2020年2月發布的增加產能的決定。 在另一份聲明中,南非電力公司Eskom表示支持南非國家能源監管局的決定。 此次采購將開啟多個投標窗口,包括可再生能源產能的投標窗口5 (BW 5)。大約6800兆瓦的風能和光伏發電(PV)、513兆瓦的蓄能、3000兆瓦的燃氣發電能力和1500兆瓦的燃煤電廠將投標。 美國能源部表示,該項目計劃從2022年起開發11,813兆瓦的電力。 NERSA做出上述決定后,Eskom首席執行官安德烈·德·魯伊特(Andre de Ruyter)表示:“考慮到目前的供應限制,新增發電能力是迫切需要的,這將對結束負荷削減和確保該國的能源安全做出重要貢獻。” 在技術不可知風險緩解獨立發電商計劃(RMIPPP)下,目前正在采購2000兆瓦的應急電力,除此之外,還將增加裝機容量。 新的采購計劃符合南非的綜合資源計劃(IRP 2019),該計劃制定了2030年之前南非的能源議程。IRP 2019為可再生能源留出了數十億瓦的發展空間,因南非擁有豐富的煤炭資源,目前煤炭仍將是南非最大的電力來源。...
歐洲風能協會(WindEurope)首席執行官 Giles Dickson 近日在一個漂浮式風機論壇上發布預測說,到2030年,歐洲漂浮式海上風電裝機容量有望達到7GW。歐洲是漂浮式風電裝機的領先地區,目前起碼有7個國家建立了漂浮式海上風電安裝計劃。 WindEurope首席執行官 Giles Dickson 表示,漂浮式海上風電具有“巨大的增長潛力,不再是邊緣和小眾技術”,并且商業規模的項目已準備就緒。 這是Dickson在法國馬賽舉行的漂浮式海上風電機組論壇( FOWT 2020)上所發表的言論。 在過去的幾年中,漂浮式風電已經成熟,并實現了顯著的成本降低趨勢。要進一步降低成本,將取決于未來的裝機數量。如果歐洲能夠制定正確的政策,到2030年,更高容量的漂浮式風電機組可以將漂浮式海上風電的成本降低至40-60歐元/兆瓦時(合47-71美元/MWh)。 歐洲已成為漂浮式海上風電的全球技術領導者,已安裝有蘇格蘭30 MW Hywind項目和葡萄牙 24 MW WindFloat Atlantic項目。在未來十年中,至少有七個國家有具體的漂浮式風電安裝計劃,包括法國、英國挪威、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和瑞典都有具體的項目發展計劃。 進一步擴大漂浮式風電項目的計劃規模,是開發漂浮式風電時降低成本潛力的關鍵。 歐洲希望到2050年海上風電能占其全部電力的25%。WindEurope分析了北海、大西洋和地中海地區海上漂浮式風力發電的潛力,統計出到2022年及之前最多可安裝330MW漂浮式海上風電項目。但是,到2030年則可發展到7GW。而要實現歐盟的擴張目標,到2050年歐洲應該有150GW的漂浮式風電項目正式運營。這意味著到2050年,所有海上風電項目中,有多達三分之一的項目是漂浮式風電項目。 目前,歐洲總共62MW容量的漂浮式風電裝機,只占歐洲海上風電總裝機量的極小部分。但是漂浮式風電技術增加了海上風電場發電的潛力。因為固定基礎的海上風電只能安裝在淺水和海床條件好的海岸線附近,但漂浮式基礎則具有無限的全球擴展潛力。最近在亞洲的韓國也有大動作,全球油氣巨頭道達爾強勢進入韓國市場,將建2.3GW漂浮式海上風電項目。世界各國政府都對漂浮式海上風電技術表現出濃厚的興趣,這也為歐洲風能產業提供了在全球擴張的巨大機會。...
據行業資訊網站“可再生能源世界”報道,英國即將迎來一波風機“退役潮”。咨詢公司CornwallInsight預測,2027—2023年,英國將有總規模約3.6吉瓦的風電機組因競爭力不足而面臨退役,若裝配這些風機的老舊風電場不能在此前完成翻修改造,英國將無法在2050年前實現凈零排放目標。 CornwallInsight公司指出,目前,風機容量在2兆瓦及以下的老舊風電場盈利空間已經開始縮減。數據顯示,近幾年投運的風電機組裝機規模平均在3兆瓦以上,最新投運的風電機組裝機規模約在5—6兆瓦,差距懸殊。“更高的風機容量則意味著更多的發電量,老舊風電場已經無法和新建風電場相競爭。”CornwallInsight公司經理JamesBrabben說。 同時,老舊風電場的運維成本也更高。行業分析機構伍德麥肯茲的數據顯示,老舊風電場的運維成本比投產5年以內的“年輕”風電場高出50%,在收益率不斷降低、經營成本持續提高的情況下,改造老舊風電場已經成為更經濟的選擇。 與此同時,英國的可再生能源發展政策也正在倒逼老舊風電場改造。目前,英國施行的是“可再生能源義務政策”。英國政府每年確定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再通過監管機構向供電商分配義務目標,要求其電量銷售中可再生能源須達到一定比例,并逐年提高。然而,未來10年內,英國大部分供電商的可再生能源義務期即將結束。CornwallInsight認為,如果在義務期結束后,老舊風電場仍沒有完成改造,英國風電裝機規模將迅速下降。 JamesBrabben說:“2027—2030年,英國將有裝機量約3.6吉瓦的風電場不再享有可再生能源義務政策,對這些老舊風電場實施改造關乎英國能否在2050年前實現凈零排放目標。此外,新建風電項目的可選用地也越來越少,獲得土地許可以及申請并網所耗時間越來越長,為此,改造老舊風電場可謂更優選擇。” ...
中外經貿合作還有哪些增長空間?以旅游和教育為代表的服務行業正在成為各國尋求的新發力點。 “中澳兩國相互合作,促進了兩國經濟的繁榮發展。”出席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的澳大利亞貿易投資委員會貿易投資專員保羅·切恩(Paul Cheyne)說,澳大利亞是全球重要的農產品生產國和出口國,這得益于其有效的監管體系和質量保證。澳中投資合作領域非常廣泛,從最初的農業、礦產采集業方面發展到了包括服務行業在內的更多領域。 “我們已經意識到服務領域有著更深的合作潛力。”保羅·切恩指出,“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服務領域市場,2019年澳大利亞服務貿易對中國的出口上漲了7.9%。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留學生來源國,也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國際游客來源地。” 由于澳大利亞邊境管控,今年中國游客和留學生入境澳大利亞都受到了影響。保羅·切恩希望,在邊境管控措施結束之后,盡快恢復旅游和教育行業發展。“我自己也曾在中國人民大學留學,受益頗多,在留學交往方面我有很深的感觸。” 澳大利亞國際商業產業園董事局主席韓凱然接受中新社記者采訪時表示,澳大利亞在醫療、教育等服務貿易領域有著豐富的經驗,而中國服務貿易領域有很大市場,澳方的“經驗”加上中方的“市場”必將碰撞出更多火花。 距離中國較遠的拉美國家同樣看到了增長點。 拉丁美洲中國政治經濟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馬可為在視頻演講中介紹說,阿根廷和中國之間的貿易在過去20年里有巨大增長,中國成為阿根廷重要的貿易伙伴之一。阿根廷出口到中國的產品大都來自動植物,比如大豆、牛肉、魷魚、豆油;幾乎所有的進口產品都是電子產品和服裝。“這意味著在服務領域雙方仍有很大發展余地,我們看到最大的機會在教育和旅游行業。” 馬可為提出,為了吸引更多中國游客,阿根廷將為旅行社等中小企業創造更多機會,同時希望吸引一定比例的中國留學生來阿根廷留學。 一帶一路拉美共同體經濟促進會副會長孟佩霖告訴記者,中國企業到拉美國家的投資從基礎設施建設、能源建設等方面慢慢轉向文化、科技等更為多元的領域。同時,包括智利、阿根廷、哥斯達黎加、烏拉圭在內的拉美國家,在信息技術類服務業方面已經釋放出強大的出口需求和信號。 “‘后疫情時代’創造經貿增長空間的秘籍,在于國際間更廣泛的合作,真正做到優勢互補。”孟佩霖說。...
記者從2020國際教育服務貿易論壇上獲悉,近年來,我國致力于推動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教育對外開放格局,深化同世界各國的教育合作與交流。目前,中國已與188個國家和地區、46個重要國際組織建立了教育合作與交流關系,與54個國家簽署了高等教育學歷學位互認協議。 教育部國際合作與交流司司長劉錦在此次論壇上介紹,中國是全球最大留學生源地國,出國留學人員約有160萬人,目前在海外約140萬人。在來華留學方面,中國政府設立了“絲綢之路”獎學金項目,助力“一帶一路”人才培養,同時打造“留學中國”品牌;來華留學學歷生比例逐年提高,2019年已達54.6%。此外,中國還持續加強中外合作辦學,目前在辦的各級各類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達2282個。 劉錦表示,新冠肺炎疫情重塑了世界格局,在新形勢下,中國將繼續致力于深化拓展與世界各國在教育領域的互利合作和交流互鑒,加大中外合作辦學改革力度,打造“一帶一路”教育行動的升級版,鼓勵“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優秀青年人才來華學習并擴大教育國際公共產品供給,向國際社會特別是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2020國際教育服務貿易論壇是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的專題論壇之一。10多位中外嘉賓在此專題論壇上,交流探討全球化背景下的國際教育服務貿易發展趨勢及后疫情時代教育發展的新機遇。 ...
聯邦經濟部已經泄露了德國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的初稿。德國pv雜志已獲得一份副本。預計將于2021年1月1日生效的新法律包括一項針對太陽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招標計劃,該計劃可能導致2021年至2028年部署18.8吉瓦的光伏發電容量,最低1.9吉瓦每年計劃最多分配2.8吉瓦。 在總容量中,屋頂部分將招標5.3吉瓦,而大型光伏項目將再分配13.5吉瓦。屋頂部分的招標將適用于大于500kWp的系統,而最高500kW的系統將有資格獲得電價。 通過這些新招標,德國聯邦政府希望進一步降低光伏技術的最終價格。根據草案,地面安裝系統的招標最高價格應從目前的0.0750歐元/千瓦時降至0.0590歐元。對于屋頂系統,設想的最大值為€0.090/kWh。 此外,德國政府似乎有利于將太陽能項目的規模限制從目前的10兆瓦提高到20兆瓦。EEG草案還顯示,未來將有大型屋頂項目的單獨招標。到目前為止,這些項目必須與地面安裝的太陽能發電廠競爭,招標規模從750kW到10MW的光伏發電廠,通常機會很少。 此外,該草案還為光伏項目定義了一個框架,該框架將使他們的20年FIT合同到期。這些系統的運營商將來將有權獲得特別關稅,因為政府意識到直接銷售到現貨市場仍然無利可圖。但是,也有人指出,聯邦政府希望“盡可能以市場為導向”促進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EEG草案的其他核心要素包括確定到2050年使德國實現天然氣中和的目標。此外,新法律生效后,將開始實施2030年氣候保護計劃。該計劃將把德國電力消耗的65%可再生能源目標包括在內。為此,為各個技術定義了擴展路徑,以實現該目標。對于光伏發電,目標是將安裝容量從當前的52GW增加到100GW。陸上風電的目標是71GW,海上風電的目標是20GW。...
作為水資源大國的巴西,目前國內發電結構仍以水力發電為主,水電在電力結構中占比超過七成。巴西東南部經濟活動比較發達,隨著該地區城市化進程的推進,當地用電需求不斷增加。但近十年來,當地降雨偏少,讓以水力發電為主的電力供應面臨不小的挑戰。加之巴西國內環保執法日趨嚴格,在熱帶雨林區域新建水電站的可能性越來越小,因此加大力度開發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就成為大勢所趨。 資源充足適合產業發展 巴西國家電力應用研究所工程師羅德里格斯向科技日報記者介紹,巴西由于國土面積大多處于低緯度地區,光照資源非常充沛,是全球為數不多的年日照時間超過3000小時的國家之一。巴西還擁有安裝太陽能發電設備所需的大片土地,并且擁有生產太陽能發電設備所需的硅礦,十分適合發展太陽能發電產業。 近年來,巴西政府積極推動太陽能產業的發展,為相關基礎設施和項目提供資金、政策支持。根據巴西國家能源局提供的數據,至2035年,全國電力產業總投資規模將超過300億美元,其中70%的投資用于太陽能光伏、風電、生物質能及海洋能等可再生能源技術。預計至2035年,巴西可擁有超過80萬套太陽能光伏設備,裝機容量超過2000兆瓦。 多方合力提供政策優惠 巴西政府也為太陽能生產企業提供了一系列優惠政策。 為鼓勵太陽能產業研發,巴西政府出臺了《半導體和顯示器工業科技發展支持計劃》,規定享受國家稅收優惠政策的太陽能電池和面板生產企業,在2014—2015年必須投入3%的凈利潤用于產業技術研發,這一比例在2016—2018年提高至4%,2019年以后升至5%。 巴西議會也計劃近期通過一項法案,擬對滿足條件的太陽能企業部分進口生產設備和零配件實施減免關稅的優惠政策。巴西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銀行承諾,為相關企業提供市場上最優惠的長期低息貸款。巴西國家電力局發布的《巴西太陽能發電技術和商業計劃》承諾,對投入運行的太陽能光伏電站用戶的收費優惠由50%提高到80%,優惠期長達10年。 拉動經濟幫助疫后復蘇 羅德里格斯稱,僅在2019年一年內,太陽能發電行業就為巴西帶來了107億雷亞爾(約合19億美元)的新投資,并提供了約6.3萬個工作崗位。他表示,作為擁有兩億多人口的拉美第一大國,巴西整個市場體量巨大,雖然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對巴西經濟造成了很大沖擊,但歷史表明巴西擁有很強的自我修復功能。 無論是從對經濟的拉動方面,還是從對環境的改善方面而言,大力發展太陽能產業都是一劑良藥,有助于巴西經濟在疫情過后快速復蘇。“我看好巴西太陽能市場的潛力。”羅德里格斯自信地說。...
新冠疫情肆虐,人類社會面臨重大抉擇:孤立還是合作,攜手還是“脫鉤”? 2020年,在全球多地新冠疫情至暗之際,一種力量卻堅韌活躍。它以“亮線”的流動傳遞著溫暖;它以“光點”的躍動播撒著希望。它就是“一帶一路”和海外中企帶來的力量。 架設“健康絲路” 4月14日,在德國杜伊斯堡,北威州交通部長亨德里克·于斯特(右二)和嘉賓出席中歐班列接車儀式時保持安全距離合影。這是采取疫情防控措施以來,從武漢開出的首趟中歐班列,標志著中歐班列(武漢)恢復常態化運營。新華社發(中國駐杜塞爾多夫總領館供圖) 疫情肆虐德國時,《西德意志匯報》網站刊出一張照片——四名身著黃色安全背心、戴著頭盔的中德工作人員保持幾米安全距離微笑合影。這是德國杜伊斯堡迎接疫情暴發后首列來自武漢貨運列車時的暖心情形。 這張普通工作合影,卻在德國走紅。《南德意志報》做了特別描述。當時,德國防護物資需求量很大,中國列車送來急需物品。在德國記者馬庫斯·巴爾澤看來,這得益于“一帶一路”帶來的中歐班列大發展。今年上半年,中歐班列累計開行5122列,同比逆勢大幅增長36%! 這條“健康絲綢之路”上,不僅有橫貫東西、風雨兼程、雙向滿載、互利共贏的“大動脈”躍動,還有一個個閃爍著人道主義光輝的暖亮光點—— 在飽經戰亂摧殘、醫療衛生系統薄弱的伊拉克,中國援建的核酸檢測實驗室在關鍵時刻建立。 在疫情重災區南美大國巴西,一條中資企業物資捐贈綠色通道發揮了重要作用;南里約格朗德州的拉東卡車廠安裝了中國產紅外熱成像系統,該廠負責人馬特烏斯·帕尼奧說:“中國‘智造’名不虛傳。” …… “一個新時代已經來臨。”意大利洛倫佐·梅迪奇國際關系研究所專家馬西莫·帕倫蒂感慨,成為七國集團中第一個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的國家是意大利的正確決定,在公共衛生領域“一帶一路”必定大有作為。 重燃“希望之火”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已經奪去80多萬人的生命。世界銀行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下滑5.2%,是“二戰以來最嚴重經濟衰退”。 關鍵時刻,海外中國企業不懼風雨,以堅守和奮戰點亮希望—— 在遼闊戈壁中的中國埃及泰達蘇伊士經貿合作區,突如其來的疫情并未給合作按下“停止鍵”,招商引資持續進行。 連接柬埔寨首都金邊和西哈努克港,正在建設的金港高速公路已經初具規模。中國路橋的建設者們正全力以赴戰疫情、保施工,推動這條“柬埔寨經濟發展高速路”順利建設。 在印度尼西亞雅萬高鐵、以色列特拉維夫紅線輕軌、老撾中老鐵路、阿根廷孔多克里夫與拉巴朗科薩水電站、斯里蘭卡科倫坡港口城、馬爾代夫馬累維拉納國際機場……戰“疫”時期,來自中國的建設者們與當地人共同抗疫、共同建設。 4月26日,在印度尼西亞雅萬高鐵3號隧道,工人們慶祝隧道貫通。新華社記者 杜宇 攝 關鍵時刻,海外中國企業的努力直抵人心,帶來溫暖和力量—— 在世代缺水的非洲國家安哥拉卡賓達省西芬布村,中國鐵建二十局集團安哥拉公司的建設者們冒著感染風險、克服艱苦條件,抗疫復工兩手抓,只為讓當地人早日喝上一口干凈水。 8月5日,當地居民在安哥拉卡賓達新建的供水項目取水點取水。中鐵二十局承建的安哥拉卡賓達供水項目當日順利實現部分通水。新華社發(梁麗萍攝) 中國公司承建的普特拉姆燃煤電站是斯里蘭卡第一座燃煤電站,為保障疫情期間正常運轉,來自中國的運維團隊所有成員全天候奔波在一線。 合奏“共贏交響” 4月22日,中國工程師在阿根廷孔多克里夫與拉巴朗科薩水電站施工現場討論施工方案。新華社發(中國能建葛洲壩集團阿根廷孔拉水電站項目部供圖) 在全球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有的國家“退群”筑墻、“甩鍋”推責,把病毒污名化、將疫情政治化。而中國則在全球范圍內迎危馳援,不斷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一帶一路”等全球公共產品和中國企業與世界風雨同行,作出貢獻,收獲成果,深入人心,贏得聲譽。 6月18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級別視頻會議在北京舉行,習近平主席在書面致辭中談到疫情帶來的一系列深刻啟示時特別指出:各國命運緊密相連,人類是同舟共濟的命運共同體。無論是應對疫情,還是恢復經濟,都要走團結合作之路,都應堅持多邊主義。 同舟共濟,命運與共。中國貢獻的全球公共產品和奮戰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企業,以合作、堅守、奮進和“智造”帶給世界普惠,展現出計利天下的格局取向,凸顯了勇敢向前的精神氣質,擔負起與世界共贏的崇高使命。 這是7月15日在老撾拍攝的中老鐵路班納漢湄公河特大橋。新華社發(梅征友攝) …… 健康與繁榮是人類永恒的希望。中國以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和行動,為不確定的世界注入了更多確定性。 “努力為全球盡早戰勝疫情、促進世界經濟恢復作出貢獻”,這是中國對世界的莊嚴承諾;“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這是中國面向未來的堅定行動,也是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的強大力量。...
江蘇電網最高負荷5次破億千瓦,浙江電網最高負荷6次創歷史新高,湖北等12個省級電網負荷合計30次創歷史新高……入夏以來,全國日發電量和統調用電負荷屢創新高,被視為經濟運行“晴雨表”的社會用電量上漲勁頭十足,折射出中國經濟復蘇向好的趨勢。 電力消費復蘇快 進入8月,全國日發電量和統調用電負荷快速攀升,創出新高。國家發改委數據顯示,截至17日,全國日發電量最高達到246億千瓦時,比去年峰值高出6.86億千瓦時;統調用電負荷最高達到10.76億千瓦,比去年峰值高出2400萬千瓦。 “初步分析,全國日發電量和統調用電負荷連創新高,既有持續高溫晴熱天氣導致空調負荷快速增長的影響,同時反映了國民經濟繼續穩定恢復。”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說。 傳統制造業穩步復蘇,直接體現在用量需求上。南方電網能源發展研究院的數據顯示,1-7月,南方五省區制造業同比增長1.0%,較上半年加快2.3個百分點,增速實現由負轉正。其中與“新基建”密切相關的高技術及裝備制造業用電強勁反彈,5、6、7月當月分別同比增長6.8%、10.7%、10.8%,連續3個月高速增長,引領工業增長。 此外,大部分消費品制造業用電量增速由負轉正,體現出國內消費穩步復蘇態勢。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能源研究所楊晶介紹,二季度,消費品制造業用電量環比增長46.1%;同比下降1.3%,降幅較一季度收窄18.6個百分點。其中,6月消費品制造業用電量實現正增長,同比增加1.9%;部分行業用電量大幅回升,甚至達到兩位數增速。例如,主要立足于國內市場的食品制造業、飲料制造業、家具制造業和煙草制造業用電量分別同比增長18.1%、10.0%、10.0%和8.2%。 電力投資增長快 用電需求和電網負荷連攀高峰,電力供給是否“吃得消”? 從產量、產能和設備利用程度看,供電穩定有保障。看產量,發電量持續增長。7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發電量同比增長1.9%。其中,水電、核電、風電發電同比分別增長6.1%、6.7%、23.2%。看產能,發電裝機容量保持同比增長勢頭。截至7月底,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電廠發電裝機容量達到19.5億千瓦,同比增長6.7%。看設備利用程度,1-7月份,全國發電設備累計平均利用小時2074小時,比上年同期降低111小時。 入夏以來,面對電力需求走高,電力供給側持續發力。國家電網數據顯示,今年夏季,已有華東、西南2個區域電網和15個省級電網用電負荷創歷史新高,加上夏季暴雨、臺風、雷電等多發,多地電網在惡劣天氣中受損嚴重。面對疫情和惡劣天氣,國家電網廣大干部員工經受住多重考驗,有力保障了用電高峰期間的生產生活用電。目前,全國各地電網整體運行平穩。 電子投資快速增長,電力工業發展后勁足。國家能源局日前發布的1-7月份全國電力工業統計數據顯示,1-7月,全國新增發電裝機容量5409萬千瓦,同比增長701萬千瓦;電源工程投資完成2139億元,同比增長51.0%,其中風電1112億元,同比增長164.0%;電網工程投資完成2053億元,同比增長1.6%;新增220千伏及以上輸電線路長度約1.9萬千米,比上年同比增加899千米。 新產業用電增長快 用電量快速增長的背后,還反映出中國經濟向更高質量發展的態勢。 電能替代拉動用電需求增長明顯,經濟發展更“綠”了。數據顯示,今年以來,電能替代繼續保持較大規模增長,通過加強港口岸電、充電等設施建設推動以電代煤、以電代油,上半年電能替代電量規模達1100億千瓦時左右。據統計,截至6月底,中國各類充電樁保有量已達132.2萬個,其中公共充電樁55.8萬個,數量位居全球首位。 高技術產業用電需求大,經濟發展新動能凸顯。二季度,高技術及裝備制造業用電量同比增長4.6%,超出工業用電量增速約2個百分點。其中,對比4月來看,5月和6月高技術行業用電量同比增速分別快速反彈至5.4%和8.4%。進入7月份,汽車制造業用電量同比增長20.3%,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通用設備制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等用電量增速也都在兩位數以上。 新業態用電量激增,經濟發展新意十足。楊晶介紹,上半年依托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新技術的網絡信息服務業用電量同比增長27.7%。其中,互聯網數據服務業用電量同比激增71.6%,反映出線上教育、網絡會議等新方式正在快速普及。 “高技術裝備制造業用電量較快回升、網絡信息服務業用電量‘快跑’等,從一個側面說明中國經濟的韌性和潛力。”中電聯專職副理事長兼秘書長于崇德說,用電量增速逐月回升中有氣溫升高的因素,但經濟總體逐步復蘇、新動能保持強勁支撐是最主要原因。...
據外媒消息,沙美商業委員會近日表示,到2030年太陽能光伏和光熱發電將占沙特電網新增可再生能源總量的77%。 為此,目前沙特正在推行一項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戰略,計劃在2030年前為國家電網增加近60GW清潔能源裝機。據沙特阿拉伯能源部稱,其中40GW將來自太陽能光伏發電廠,16GW來自風力發電,2.7GW來自光熱發電。 圖:沙特2030年可再生能源規劃 此前,正主導建設迪拜950MW光熱光伏項目的ACWA Power公司的資產管理總監兼Noor Energy 1執行董事Abdulhameed Al-Muhaidib表示,“沙特阿拉伯正在密切關注迪拜的這一超級項目,因為它的超低電價及規模效益是極具吸引力的。” 據沙美商業委員會首席經濟學家阿爾巴拉·阿爾瓦齊爾(Albara'a Alwazir)發布的報告介紹:“為了實現中長期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沙特必須在預算規劃中優先考慮發展清潔能源,并允許繼續吸引外國投資。” 該報告還指出,假設可再生能源仍然是優先領域,預計在未來10年內風電、光熱和光伏的持續投資將創造多達75萬個就業機會。尤其是制造業基地的本地化將提供大部分就業機會,因為沙特王國的目標是到2028年及以后將制造業本地化比例提升至40%至45%。 沙特阿拉伯是歐佩克的創始成員國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國。現在沙特正逐漸由采用化石燃料發電向發展可再生能源供電轉變,以騰出更多原油進行出口。 為推進該戰略,沙特王國能源部于2018年專門設立了可再生能源項目開發辦公室,以監督太陽能和風能項目的開發。 就在今年早些時候,沙特阿拉伯啟動了第三輪可再生能源計劃,旨在為該國電網增加總計1.2GW的太陽能光伏發電能力。 此外,沙特王國還正在開發其第一個風力發電計劃,即在Al-Jouf地區建設一個400兆瓦的風電場。該項目被授予阿布扎比的馬斯達爾(Masdar)和法國電力公司(EDF),并已于去年完成了融資。 但是,沙美商業委員會方面表示,由于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帶來的經濟影響,沙特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計劃可能會被推遲。新冠病毒大流行對可再生能源部門的負面影響導致了國家可再生能源計劃(NREP)第二輪拍賣中標人的選擇和確定工作被迫延遲,第二輪的最終選擇原本計劃在2020年4月進行,但被迫推遲了。 目前來看,新型冠狀病毒很可能將第二輪可再生能源招標項目的完成時間再推遲一年,但前提是疫情盡快得到控制。 截至目前,沙特阿拉伯已撥款2700億沙特里亞爾(約合人民幣4976億),以幫助私營部門應對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所帶來的經濟挑戰。...
“人類是休戚與共、風雨同舟的命運共同體,唯有相互支持、團結合作才是戰勝危機的人間正道。”大疫當前,人們更能體會習近平總書記這句話的深刻含義。 近日,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社論,點贊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行動,并認為中國的防疫經驗可供世界其他國家學習借鑒。在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中國的理念和行動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從毫無保留地同國際社會分享防控經驗和診療方案,到承諾待中國新冠疫苗研發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從建立30個中非對口醫院合作機制,到落實“暫緩最貧困國家債務償付倡議”,中國始終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與世界各國并肩作戰、共克時艱,始終為國際組織和其他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為全球抗疫貢獻中國智慧、中國力量。一個個務實的行動,讓世界感受到什么是大國擔當,也生動詮釋著什么是人類情懷。 當人類的共同敵人新冠病毒迅速在全球蔓延時,人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意義。“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由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首次提出,并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再次強調的重大理念,既來自“天下一家”的中華文化傳統,也彰顯著一個百年大黨的世界胸懷。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全球性危機,中國共產黨不僅堅持以“生命至上、人民至上”對14億中國人民負責,也堅持以“守望相助、同舟共濟”對全球公共衛生事業盡責。今年4月2日,中國共產黨同世界上100多個國家230多個政黨聯合就加強國際抗疫合作發出共同呼吁,表達攜手合作、共克時艱的政治意愿。共同呼吁從提出想法到最后發表,用時不到10天,創造了政黨交往史上的一個紀錄。 中國共產黨是為著中國人民幸福、中華民族復興而誕生的,因此始終堅持“集中力量辦好自己的事情”,但中國共產黨人從來都不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者,一直把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貢獻作為自己的使命。“中國應當對于人類有較大的貢獻。”“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大的政黨。大就要有大的樣子。”這樣負責任的宣示,生動地詮釋了中國共產黨人胸懷天下的大境界、貢獻人類的大擔當。大黨之大,不僅僅在于體量大、塊頭大,更在于胸襟大、擔當大。放眼世界,很少有哪個政黨能像中國共產黨一樣,把“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推動建設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寫入自己的章程。今天,當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年均貢獻率接近30%,當中國讓8億多人口擺脫貧困、對全球減貧貢獻率超過70%,任何尊重事實的人都會承認,中國共產黨的成功,不僅對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具有重大意義,而且具有現實和深遠的世界意義。 有學者指出,認識中國,需要了解中國作為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內在氣質。中華文明從不自囿于一族一地,而是以“天下”為思考單位,歷來講求“天下一家”,主張民胞物與、協和萬邦,憧憬“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的美好世界。同樣,認識中國共產黨,也要看到中國共產黨從成立之日起,既是中國先進文化的積極引領者和踐行者,又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傳承者和弘揚者。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強調和合理念,崇尚“和而不同”“以和為貴”,有著“海納百川,博采眾長”的胸懷,主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美與共,天下大同”。這種深厚的文化基因,正是中國共產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深層密碼。 “不要人夸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黨的十九大后,在同中外記者見面時,習近平總書記以詩言志,吟詠墨梅不慕虛名、綻放清芬的品格,傳遞中國共產黨堅定自信、埋頭苦干的意志。毋庸諱言,盡管中國對世界和平與發展的貢獻舉世矚目,但相伴而來的并不只有鮮花和掌聲,各種抹黑唱衰的論調也時有出現。然而,事實勝于雄辯。就拿共建“一帶一路”來說,根據全球金融市場數據提供商路孚特發布的報告,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已規劃或在建“一帶一路”項目共計3164個,總金額達4萬億美元。因為共建“一帶一路”合作,馬爾代夫有了第一座跨海大橋,東非有了第一條高速公路,白俄羅斯第一次有了自己的轎車制造業,希臘比雷埃夫斯港重回歐洲大港地位……中國共產黨不僅將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寫入自己的章程,更以言必信、行必果的誠意和擔當,堅定不移通過推動中國發展給世界創造更多發展機遇、通過深化自身實踐探索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并同世界各國分享,張開雙臂歡迎各國人民搭乘中國發展的“快車”“便車”。 “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高懸于北京天安門城樓上的巨幅標語,生動體現著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世界觀。順應時代發展潮流、把握人類進步大勢、順應各國人民共同期待,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進程中,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將一如既往為世界和平安寧作貢獻,一如既往為世界共同發展作貢獻,一如既往為世界文明交流互鑒作貢獻!...
當地時間8月20日凌晨, 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建設的單機容量最大、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火電機組——國家能源集團國華印尼爪哇7號2×1050MW燃煤發電工程(爪哇7號項目)2號機組首次順利并入印尼爪哇巴厘電網,標志著項目全面建成。 爪哇7號項目2號機組并網期間各項主要經濟技術指標達到或優于設計值,主要環保指標均優于印尼當地排放標準。2號機組建設關鍵階段遭遇印尼新冠疫情爆發,國華電力努力推進項目建設,展示了中國企業卓越的履約能力,受到印尼各界廣泛關注和好評。 截至8月19日,爪哇7號項目1號機組投產后實現連續安全運行251天,創造了國華電力同類機組的最佳記錄,期間各項指標優良,機組負荷率始終維持在80%以上。1號機組自投入商業運營以來,累計發電量達47.23億千瓦時,并憑借良好的設備可靠性及先進的技術,有效改善了爪哇—巴厘電力系統的穩定性。疫情期間,項目克服困難,全力保障生產、基建和防疫齊頭并進,為印尼疫情期間的社會用電提供了可靠支撐。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爪哇7號項目集成先進低碳環保數字化火力發電技術,采用成熟和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海水淡化技術等打造強大科技內核。該技術首次在印尼成功投入使用,實現了電廠工業用水的地下淡水零開采,不僅節約和保護了有限的地下淡水資源,還有助于涵養濱海生態環境。該技術實現了高效、安全、穩定持續淡化水輸出,對印尼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推廣價值。 爪哇7號項目是中國出口海外的首臺百萬機組,也是目前印尼單機容量最大的發電機組,集合了中國成熟和先進的燃煤發電技術,屬于國家級大型電力合作項目。項目采用BOOT(建設—擁有—運營—移交)模式,國家能源集團所屬中國神華于2015年中標爪哇7號項目,并與印尼國家電力公司共同組建神華國華(印尼)爪哇發電有限公司,負責項目開發、建設、運營。...
8月18日上午10時38分,由中國華電投資建設的柬埔寨西哈努克港2×350MW燃煤電站項目主體工程開工儀式在柬埔寨西港項目現場隆重舉行,標志著西港項目建設大幕全面拉開。儀式采取網絡視頻方式,分別在北京和柬埔寨西港共同見證項目#1機組鍋爐第一罐混凝土澆筑。 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王宏志,華電香港公司黨委書記、執行董事方正等在京出席。儀式由香港公司副總經理羅積滿主持。 據介紹,西港項目設計建設兩臺35萬千瓦超臨界燃煤機組,是柬埔寨目前最大在建電廠。該項目從簽約到主體開工僅歷時8個月,刷新了中國華電海外項目開發周期最短紀錄。西港項目是華電踐行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對接柬埔寨“四角戰略”又一成果,也是落實中柬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具體體現。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持續蔓延的背景下,西港項目開工體現了中國華電對柬埔寨抗疫的堅定支持,是在柬抗疫取得階段性勝利的重要體現,展現出中國華電對柬埔寨經濟社會發展的堅強信心。 王宏志表示,柬埔寨是中國華電在東南亞戰略布局的重要支點,未來發展潛力巨大。西港項目是繼額勒賽水電項目成功投運之后,中國華電在柬埔寨開發的又一大型綠地項目,是香港公司深耕柬埔寨市場、以點帶面促發展的典范。 方正表示,西港項目主體工程動工將為香港公司貫徹落實華電集團“五三六戰略”作出新的貢獻,也為華電集團在全球建強中國華電品牌注入新的動能。 西港公司有關負責人和參建單位代表作了發言,表示將嚴格落實中柬兩國疫情防控要求,做好常態化疫情防控,抓好工程安全質量,注重施工環保,強化過程管理,以高標準高質量打造精品工程。各參建單位代表約80人參加了開工儀式。 該項目位于柬埔寨西哈努克市東北部,距首都金邊約220公里。項目以BOO模式開發,設計新建2臺35萬千瓦超臨界燃煤機組,配套建設1個8000噸級煤炭泊位、1個2000噸級大重件泊位,預計年發電量52億千瓦時,2022年底首臺機組投產發電。...
國家統計局14日公布7月份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最新數據顯示,我國生產供給繼續復蘇,市場需求逐漸回暖,就業、物價總體平穩,新動能成長壯大,市場信心趨于增強,國民經濟運行保持穩定恢復態勢。 主要指標繼續回暖 “經濟穩定恢復,向好態勢持續發展。”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凌暉說,7月份以來,在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一系列政策措施的作用下,我國經濟克服疫情和汛情的不利影響,繼續保持穩定復蘇態勢,主要指標繼續回暖。 經濟穩定恢復—— 生產穩中有升,7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4.8%,增速與上月持平;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3.5%,增速比上月加快1.2個百分點。 需求逐漸改善,7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1%,降幅比上月收窄0.7個百分點,商品零售增速今年以來首次由負轉正,增長0.2%;1至7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同比下降1.6%,降幅比1至6月份收窄1.5個百分點。 就業形勢總體穩定,7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7%,與上月持平;25至59歲就業主體人群調查失業率為5%,比上個月下降0.2個百分點。 物價漲勢溫和,7月份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2.7%,漲幅比上月略有擴大,但總的看仍然溫和上漲。 外貿形勢好于預期,7月份貨物進出口同比增長6.5%,其中出口連續4個月同比增長,好于預期;外匯儲備穩定在3.1萬億美元以上。 向好態勢持續發展—— 產業升級態勢沒有改變,高技術制造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9.8%、13%,明顯快于整個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現代服務業增長態勢較好,7月份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13.7%。 發展新動能持續增強,疫情沖擊下,網絡銷售、互聯網教育、在線醫療等快速發展,1至7月份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15.7%,3D打印設備、智能手表、智能手環等新產品增勢強勁。 市場預期整體改善,7月份,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為51.1%,比上月提高0.2個百分點,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54.2%,均連續5個月高于臨界點。 全年物價保持基本穩定有基礎有條件 7月CPI漲幅比上月擴大0.2個百分點,漲幅連續兩個月有所擴大。 “全年物價保持基本穩定是有基礎有條件的。”付凌暉說,我國糧食產量連續5年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糧食庫存比較充足,夏糧再獲豐收,全年食品價格保持穩定有基礎、有條件;工業消費品價格同比下降,服務價格大幅上漲的基礎并不存在。 他分析說,7月份食品價格同比上漲13.2%,影響CPI總漲幅的99.3%,是推動CPI上漲的主要因素。從結構看,7月份豬肉價格同比上漲85.7%,影響CPI上漲約2.32個百分點;鮮菜價格上漲7.9%,影響CPI上漲約0.19個百分點。 付凌暉說,當前豬肉價格上漲有兩方面因素:一方面是隨著企業復工復產,餐飲服務逐漸恢復,豬肉需求有所擴大;另一方面是7月份南方汛情對生豬生產和調運產生不利影響。鮮菜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是汛情影響了生產和調運。 “生豬存欄量在逐季上升,但生豬生產供給還處于緊平衡,價格高位運行會持續一段時間,總的看豬肉價格大幅上漲可能性不大。”付凌暉說,鮮菜價格主要是短期因素沖擊,鮮菜生長周期較短,對整體價格不會產生明顯推動。 高度重視重點群體就業 就業位于“六穩”“六保”之首。付凌暉說,隨著穩就業政策落地見效,農民工就業形勢整體改善。二季度末,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達到1.775億人,相當于去年同期的97.3%。7月份,城鎮外來農業戶籍人口的調查失業率是5.7%,比4月份的6.4%有所回落。隨著經濟形勢恢復,就業需求也在擴大,直播帶貨、移動出行、網絡零售等新型就業增加,對穩就業發揮了重要作用。 他同時指出,當前就業壓力依然存在。7月份城鎮調查失業率比上年同期高0.4個百分點。隨著大學生集中進入勞動力市場,20至24歲大專及以上人員失業率上升,比去年同期高3.3個百分點。對重點群體要給予高度重視,落實好相關援企穩崗政策,堅定擴大內需,推動經濟穩定恢復,帶動整體就業崗位增加。...
由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引起的疫情于2020年初爆發,目前已蔓延全球幾乎所有國家和地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截至2020年6月28日,已有216個國家和地區的960萬人確認感染了該病毒,并有491,000人因此死亡。為了減輕疾病的傳播,許多國家采取了各種減少社會活動的措施,包括旅行禁令、城市封鎖和居家工作的政策。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深刻影響人類生活生產活動的同時,也給電力行業帶來一系列變化和挑戰。為了幫助相關的研究人員、管理人員和政策制定者更完整地了解新冠疫情對電力行業的影響,本文在梳理相關學術論文、報告、新聞和公開數據的基礎上,提供了簡短而相對全面的綜述。從四個方面分析了新冠疫情對電力行業的影響,即:1)對電力需求和供應的影響;2)電力系統運行和控制面臨的挑戰;3)對市場、投資和監管的影響;4)環境外部影響。 一、對電力需求和供應的影響 1、電力需求 在新冠疫情爆發后,世界各國政府采取了各種行動來遏制該病毒的傳播,包括封城、社會隔離、工廠關閉和旅行禁令。這些措施極大地改變了人們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從而導致電力需求的顯著變化。 首先是用電量的變化。本文搜集了四個國家(見圖1,其中(a)意大利,(b)日本,(c)美國和(d)巴西)2018~2020三年中1~5月的每日用電量數據。從圖中可看到,與2018、2019年相比,意大利,美國和巴西的電力需求顯著下降。在意大利,封城政策于2020年3月8日在該國北部地區實施,并于2020年3月10日擴展至全國。從圖1(a)可以看出,在三月的第二周,即封城政策開始全面推行后,每日的用電量下降了近20%。此后,需求平穩抬升,至5月下旬已接近去年水平。在美國和巴西,電力需求的減少也很明顯。兩國的日用電量分別在4月1日和3月20日之后顯著下降。同時,截至5月底,這兩個國家的電力需求尚未有顯著回升。在日本,用電量的變化并不明顯,如圖1(b)所示。這可能歸因于日本政府的防疫措施中并不包含全面的封城和停工。 圖1 日用電量對比 (a. 意大利,b. 日本,c. 美國,d. 巴西) 在實行城市封鎖政策的國家中,電力需求的結構也發生了變化。由于停工停產,工業部門消耗的電力減少。在中國,建筑和制造業的用電需求下降了12%[2]。在美國,預計2020年工商業部門的電力需求將下降20%[3]。相反,由于限制外出政策,大多數經濟體的住宅負荷增加,例如,某些歐洲國家的住宅負荷增加了近40%[2]。 隨著負荷構成的改變,負荷曲線形態也發生了變化。在圖2中,我們比較了紐約市在2019年和2020年4月第一周的負荷情況。該市是美國遭受新冠疫情沖擊最嚴重的地區,并于2020年3月22日開始實施限制外出(stay-at-home)政策。從圖中可以看出,每日的高峰負荷在工作日下降了近20%,在周末下降了約12%。在2019年,高峰負荷通常發生在工作日的早晨。從2020年的封鎖政策開始,工作日的早高峰有所推遲,且峰值減小。相反,傍晚的峰值占據了主導地位。負荷曲線的這種變化可能是由關閉商業和工業負荷引起的。在其它地區也觀察到類似的變化。在英國,封城政策實施后,工作日的負荷開始變得與周末相似。據報道,早高峰負荷的爬升速度比平時慢兩倍[4]。在美國加州實施限制外出政策后,該地區扣除太陽能發電后的凈負荷曲線呈現出更加明顯的“鴨子曲線(duck curve)”特征,原因是用電需求的減少與太陽能發電占比的增加[5]。 圖2 紐約市負荷曲線形態對比 2、電力供給 供給方面,在總發電量下降的情況下,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反而有所增加。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統計,2020年一季度全球發電量同比下降2.6%,而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增長了3%,所占份額從26%上升至28%[2]。負荷需求下降后,主要通過壓減化石燃料發電以實現電力平衡,到2020年一季度,煤炭和天然氣發電量分別減少了8%和3%。在英國,天然氣和燃煤發電占比在2020年一季度降至29.1%,而去年同期水平為36.1%。在美國,預計到2020年燃煤發電將下降25%左右,而可再生能源發電的份額或將增加[3]。IEA的報告還顯示,在大部分國家,燃氣發電受到了壓減,其受影響程度僅次于燃煤發電。同時,隨著天然氣發電的減少,水電提供的靈活性對于電力系統變得更加重要。作為清潔靈活的電力來源,水力發電在大多數國家沒有受到影響。新冠疫情期間,清潔能源占比較高的一些國家,例如秘魯,水電和可再生能源已幾乎取代了火電[5]。盡管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增加了,但在某些地區風電和光伏發電的實際消納量是減少的。例如,在美國加州CAISO,2020年一季度棄風棄光電量逐月增加,這主要是由電力需求減少導致的。 二、對電力系統運營控制的影響 一般而言,負荷水平的下降會增加電力系統運行的安全裕度,使得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更加容易。然而,負荷曲線以及負荷空間分布的變化仍然給電力系統帶來一些挑戰。 1、電力平衡 第一個挑戰是電力平衡。在封城和居家辦公的政策影響下,晝夜特征明顯的居民負荷增加導致負荷峰谷差異更大。分布式光伏的增加更加劇了這種情況,并使凈負荷(net load)曲線演變為腹部較低和頸部較長的“鴨子曲線(duck curve)” [8]。為此,必須在晚間關閉火電機組以平衡低谷負荷,并且必須預留更多的天然氣機組以提供爬坡的靈活性。這凸顯了智能電網新興靈活性資源的重要性,例如儲能和需求響應。 需求側和發電側不確定性的增加也對電力平衡帶來了困難[9]。電力系統的平衡是通過多種時間尺度的計劃和調度實現的,包括年度/月度計劃,周計劃,日前計劃,日內滾動調度和實時調度等。這些過程十分依賴于準確的負荷預測,尤其是在一些燃煤發電占比較高的電力系統,需要提前更多的時間安排火電機組啟停方案。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和快速變化的防疫政策使負荷需求變得更加不確定,從而給負荷預測帶來了更多困難。另外,預測的基本原理是向歷史規律學習。然而,新冠疫情對經濟和社會的影響是歷史罕見的,這使得基于學習的預測方法缺少有效的歷史數據從而難以精準預報疫情期間的負荷變化。為此,必須在負荷預測中充分評估并詳細考慮各政策(防疫策略和復工復產政策)的影響,以跟蹤疫情期間電力負荷模式的動態變化。 此外,間歇性可再生資源在發電組合中所占比例的增加也加劇了不確定性。因此,在發電調度中需要更大的靈活性裕量,以對沖負荷需求、風電和太陽能發電的波動。 2、電壓控制 電力需求模式的轉變也給一些局部地區的電壓調節帶來了挑戰。在分布式發電較少的情況下,配電網中的電壓隨著饋線的延伸而降低。隨著分布式發電(例如屋頂光伏)的不斷增加,由這些分布式發電注入的反向功率流可能導致饋電線電壓升高[10],[11]和更高的波動性[12]。在新冠疫情期間,電力需求下降,而分布式發電卻不受影響。發電過剩加劇了配電系統中的電壓上升問題。例如,疫情期間,南美的公用事業公司觀察到由負荷減少引起的電壓上升的現象。中國、印度和北美的電力調度機構也關注到類似問題[5]。 為了減輕電網中的過電壓,多個國家/地區的調度機構采取了預防控制措施。例如,印度的區域負荷調度中心(RLDC)通過以下方式管理電壓:1)投入電抗器,同時從配網中切除電容器組;2)使STATCOM和靜態VAR處于電壓控制模式;3)利用裝配了STATCOM的光伏發電吸收電網中的多余無功功率[9]。通過這些措施,在疫情期間降低了印度的電壓偏差水平。文獻[5]中也報道了類似的措施,包括在低負荷期間關閉自動電壓控制系統(AVC)和電容器,并開斷一些高壓傳輸線。除了使用VAR設備,也包括主動控制分布式的同步發電機和光伏系統的逆變器以維持電壓在額定范圍[13]。 3、運維和管理 新冠疫情還給電力系統帶來運維和管理上的困難。發輸電設備的定期維護通常提前幾年計劃,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間,受封城、交通限制、供應鏈中斷的影響,檢修和維護工作被部分推遲甚至取消。在比利時,用于檢修的輸電網重構被控制在最小風險級別[5]。在新西蘭和澳大利亞,計劃的檢修工作被推遲,只有那些對系統的安全運行至關重要的斷電檢修才按計劃進行[14]。在美國部分州,發電廠的檢修工作也被推遲,以降低員工的感染風險[15]。對于必須每18-24個月更換燃料的核電站,仍然在嚴格的管理下進行有計劃的檢修和燃料棒更換[16]。 在系統運行和人員管理方面,考慮到調度員和其他管理人員對電力系統調控運行的重要性,他們的健康和安全受到嚴格保護。在許多受到新冠疫情影響的國家,例如中國、美國、印度,電力系統調度中心采取了最為嚴格的防疫措施。在中國,調度員和管理人員被隔離在工作單位,備用團隊隨時準備待命。同時,調度中心、超高壓變電站和高壓直流換流站的調度和運行人員實施14天的輪換制度。在文獻[17]中,美國電力科學研究院(EPRI)總結了電力公司在疫情期間的運營策略。為了最大程度地減少病毒的影響并保持控制中心的正常運轉,公用事業公司采取了一些策略,例如:使用備用控制中心、執行輪換工作方案、隔離調度員以及執行更嚴格的清潔和消毒措施。在部分州,某些100kV以下配電網的控制系統(如DMS, OMS, SCADA)可以遠程訪問,這使得員工可以在家工作。正如云會議和在線工作在疫情期間被廣泛接受一樣,新冠疫情的爆發也使得電力系統管理和運維中的新技術受到更多關注,例如AI輔助調度系統、無人值守變電站、高彈性電網等。 三、對市場、投資、監管的影響 1 、電價 由于電力需求減少以及天然氣和石油價格暴跌,自2020年3月以來,大多數電力市場的整體價格水平急劇下降。其中歐洲電力市場價格下跌最為嚴重,月平均價格跌至過去六年的最低水平。圖3顯示了歐洲幾個主要電力市場平均價格的相對變化。與今年3月相比,N2EX英國市場價格下降了22.3%,EPEX SPOT法國市場價格下降了43.6%。而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更大,其中Nord Pool北歐市場價格降幅高達87.2%[18]。 圖3 歐洲電力市場月平均價格的相對變化 在美國,電價也隨著疫情的發展而顯著下降。圖4顯示了2020年2月和2020年3月幾個獨立系統運營商(Independent System Operator, ISO)的日平均節點電價(Locational Marginal Price, LMP)變化趨勢。在兩個月內,日平均LMP下降了7%-25%[19]。在印度,電力市場出清價格在封城開始后的前幾天迅速下降,然后保持相對穩定。與2019年相比,印度2020年3月和2020年4月的平均市場出清價格(Market Clearing Price, MCP)分別下降了21%和24%[9]。 圖4 美國多個ISO的每日平均LMP 此外,在疫情期間負電價頻繁出現。自2020年3月以來,許多歐洲國家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小時級的負價格現象,特別是在白天午間時段。例如,僅在2020年一季度,德國就經歷了128小時的負電價。在4月13日, EPEX SPOT比利時市場的最低價格甚至達到-115.31歐元/兆瓦時[18]。這主要是負荷大幅下降、接近零邊際成本的可再生能源發電增加引起的。 2、財務狀況 在發電方面,燃煤發電廠受新冠疫情的影響最大。據國際能源署(IEA)估計,大多數國家的燃煤發電廠的發電量已大幅下降,與2019年一季度相比,2020年一季度燃煤發電量下降了8%[19]。在英國,由于經營虧損,3.5GW的燃煤裝機容量提前退役[4]。 在需求方面,盡管大多數用戶的財務狀況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但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努力保障用戶的電能使用。文獻[23]匯總了主要國家為緩解用戶的電費壓力而采取的措施。幾乎所有公用事業都自愿或強制提供了賬單延緩支付等服務。 但是,公用事業企業因此正經歷著相當艱難的時期。一方面,由于需求減少和價格下降,企業的經營收入縮水。另一方面,在這種特殊情況下維持電力系統正常運行的成本增加了。例如,印度的發電公司估計遭受了250至3,000億盧比的凈收入損失[8]。美國的公用事業股票價格從3月2日到4月8日下跌了10.9%[19]。 3、投資規劃 從短期來看,新冠疫情確實阻礙了許多投資項目的按時完成。由于當地的封鎖政策和供應鏈中斷,大多數在建項目被迫中止。許多計劃中的項目也被推遲或取消。例如,僅在印度,就有3GW的可再生能源項目面臨延期[24]。美國能源信息署(EIA)估計,美國約4.9 GW的容量擴展計劃將延期[25]。此外,公司可能無法獲得可再生能源和碳捕集項目的稅收減免[26]。 ? 從長遠來看,新冠疫情不會對電力部門的投資和能源清潔化發展產生太大影響。圖5顯示,2020年能源總投資相對于2019年下降了20%,主要由燃料供應(淺藍色條)下降造成。電力行業投資(深藍色條)和能效項目投資(綠色條)的下降幅度有限。如圖6所示,新冠疫情對清潔能源和能效項目投資的影響相對較小,而其在總投資中所占的份額則增加了5%。國際能源署IEA還估計,到2020年,全球將增加167GW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能力,與2019年相比下降13%,但放緩的步伐有望在2021年加快[29] 四、外部性評估 作為排放大戶,疫情期間發電結構的改變也對環境帶來了外部影響。化石燃料發電每年產生大量的溫室氣體。根據美國環境保護署的數據,2018年電力部門排放的溫室氣體百分比為27%[30]。此外,燃煤發電還會排放一些空氣污染物,例如氮氧化物,PM2.5和PM10。而隨著人類生產活動強度的下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已大幅減少。一項研究表明,到2020年一季度,全球電力部門的CO2排放量減少131.6 Mt [31]。IEA估計,各國的減排量與新冠疫情的嚴重程度和持續時間呈正相關,其中美國(-9%),中國(-8%)和歐盟(-8%)影響顯著。相較于2019年,預計2020年全年減排量為2.6 Gt(-8%),是2009年以前的0.4Gt紀錄的六倍以上[2]。 此外,據報道,全球主要的空氣污染物,例如NOx和PM2.5的排放量也在減少。在中國,2月的平均PM2.5濃度與2019年2月,2018年和2017年2月的月平均水平相比下降了20%-30%[32]。在英國,3月份的NO2和PM2.5平均濃度比以前降低了25%,在倫敦,卡迪夫和伯明翰等城市,降幅超過50%[33]。 但是,新冠疫情期間的碳排放減少更多是短期現象。需要指出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結束后不久的2010年,全球CO2排放量反彈1.7Gt。在新冠疫情期間,社會和政府的關注點主要在公眾健康和經濟恢復上,為此采取了諸多未充分考慮氣候和環境影響的緊急行動和救濟措施。而在疫情后的經濟恢復階段,事先制定的環境和氣候政策也將讓步于經濟刺激方案[29]。可見,通過減少人類活動來減輕氣候變化是不可持續且不切實際的,更有效的方法是實現能源的清潔化轉型[23]。 五、小結 新冠疫情在許多方面極大地影響了人類生產生活。本文通過廣泛調研和梳理疫情爆發以來的各類公開資料,全面地回顧了新冠疫情對電力部門的影響。 首先,分析了新冠疫情和防控措施對電力需求、供給的影響。在電力需求方面,大多數實行封鎖政策的國家總用電量減少了,而居民負荷卻有所增加,并由此導致了負荷曲線形態的變化。電力供給方面,總發電量隨需求下降而下降,其中燃煤發電量的減少最大,可再生能源的份額有所增加,但棄風棄光仍在不少地區發生。 其次,本文討論了新冠疫情對電力系統運行、調控和運維帶來的影響,包括電力平衡,電壓控制,檢修計劃和人員管理,同時梳理了不同國家的應對措施。再次,回顧了疫情期間電力市場的表現,多個電力市場的電價大幅下降,同時負電價更加頻繁地出現。許多燃煤發電廠和公用事業公司都遇到了財務問題,大多數投資項目被暫停,但電力領域的長期投資以及未來能源轉型的發展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最后,討論了疫情期間電力系統的減排和環境影響,同時指出燃煤發電減少帶來的減排只是短期的,需要注意經濟恢復過程中的排放反彈。需要說明本文主要聚焦新冠疫情對電力系統不同方面的短期影響,而疫情和后續經濟恢復措施對電力系統供需結構、運行調控、市場投資以及能源轉型的長期影響值得關注和進一步研究。 引文格式: H. Zhong, Z. Tan, Y. He, L. Xie and C. Kang, "Implications of COVID-19 for the electricity industry: A comprehensive review," CSEE Journal of Power and Energy Systems, vol. 6, no. 3, pp. 489-495, Sept. 2020. 參考文獻 [1]D. Guan, D. Wang, S. Hallegatte, S. J. Davis, J. Huo, et al., “Global supply-chain effects of COVID-19 control measures” in Nature Human Behaviour,vol 4, pp. 577–587, June 2020. [2]IEA (2020, April). Global Energy Review 2020: The impacts of the Covid-19 crisis on global energy demand and CO2 emissions.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iea.org/reports/global-energy-review-2020 [3]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2020, May). Short-Term Energy Outlook (STEO).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eia.gov/outlooks/steo/pdf/steo_full.pdf [4]I. Staffell, R. Green, R. Gross, T. Green. Electric Insights Quarterly.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drax.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200515_Drax_20Q1_A2.pdf [5]IEEE Power & Energy Society (2020, May). Sharing Knowledge on Electrical Energy Industry’s First Response to COVID-19. [Online]. Available: https://resourcecenter.ieee-pes.org/technical-publications/white-paper/PES_TP_COVID19_050120.html [6]A. Tuohy, A. Kelly, B. Deaver, E. Lannoye, D. Brooks, EPRI (2020,Mar.). COVID-19 Bulk System Impacts Demand Impacts and Operational and Control Center Practices. [Online]. Available: http://mydocs.epri.com/docs/public/covid19/3002018602R2.pdf [7]G. Ruan, D. Wu, X. Zheng, S. Sivaranjani, H. Zhong, C. Kang, M. A. Dahleh, L. Xie, “Tracking and Analyzing the Short-Run Impact of COVID-19 on the U.S. Electricity Sector,” in arXiv, 2020. [8] T. Ding, Q. Zhou, M. Shahidehpour (2020 May). Impact of COVID-19 on Power System Operation Planning. [Online]. Available: https://smartgrid.ieee.org/newsletters/may-2020/impact-of-covid-19-on-power-system-operation-planning [9]Rajvikram. M, G. Shafiullah, K. Raju, V. Mudgal, M. T. Arif , et al., “COVID-19: Impact Analysi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ower and Energy Sector Operation,” in EnerarXiv, 2020. [10]C. L. Masters, “Voltage rise: the big issue when connecting embedded generation to long 11 kV overhead lines,” in Power Engineering Journal, vol. 16, no. 1, pp. 5-12, Feb. 2002, doi: 10.1049/pe:20020101. [11]Y. Ueda, K. Kurokawa, T. Tanabe, K. Kitamura and H. Sugihara, “Analysis Results of Output Power Loss Due to the Grid Voltage Rise in Grid-Connected Photovoltaic Power Generation Systems,” in IEEE Transactions on Industrial Electronics, vol. 55, no. 7, pp. 2744-2751, July 2008, doi: 10.1109/TIE.2008.924447. [12]A. Woyte, V. Van Thong, R. Belmans and J. Nijs, “Voltage fluctuations on distribution level introduced by photovoltaic systems,” in IEEE Transactions on Energy Conversion, vol. 21, no. 1, pp. 202-209, March 2006, doi: 10.1109/TEC.2005.845454. [13]J. Barr and R. Majumder, “Integration of Distributed Generation in the Volt/VAR Management System for Active Distribution Networks,” in IEEE Transactions on Smart Grid, vol. 6, no. 2, pp. 576-586, March 2015, doi: 10.1109/TSG.2014.2363051. [14]Essential Energy. Coronavirus (COVID-19) response[Online].Available:https://www.essentialenergy.com.au/about-us/covid-19-s [15]S. Roth. How power companies are keeping your lights on during the pandemic. [Online]. Available:https://www.latimes.com/environment/story/2020-03-19/how-power-companies-are-keeping-your-lights-on-during-the-pandemic [16]World Nuclear News. Outage management adapts to COVID-19. [Online]. Available: https://world-nuclear-news.org/Articles/Outage-management-adapts-to-COVID-19 [17]EPRI. Powering Through Together: Identifying COVID-19 Transmission and Distribution Operations Practices.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epri.com/research/products/000000003002019435 [18]AleaSoft (2020, May). Historical fall in demand and prices of the European electricity markets in April. [Online]. Available: https://aleasoft.com/historical-fall-demand-prices-european-electricity-markets-april/ [19] J. Figueroa, T. Counts, F. Graves, et al. Impact of COVID-19 on the US Energy Industry, February/March Assessment. [Online]. Available: https://brattlefiles.blob.core.windows.net/files/18557_impact_on_covid-19_on_the_us_energy_industry.pdf [20]PJM. Date Miner. [Online]. Available: https://dataminer2.pjm.com/feed/rt_hrl_lmps [21]MISO. Market Reports. [Online]. Arailable: https://www.misoenergy.org/markets-and-operations/real-time--market-data/market-reports/#nt=%2FMarketReportType%3AHistorical%20LMP%2FMarketReportName%3AHistorical%20Annual%20Real-Time%20LMPs%20(zip)&t=10&p=0&s=MarketReportPublished&sd=desc [22]CAISO. OASIS database. [Online]. Available: http://oasis.caiso.com/mrioasis/logon.do?reason=application.baseAction.noSession [23]H. Lu, X. Ma, M. Ma, “What happened and will happen in the energy sector under the impact of COVID-19? A review,” in EnerarXiv, 2020. [24]S. Shanmuga Priya, E. Cuce, K. Sudhaka, “COVID 19 Pandemic: Impact on Global Economy, Energy and Environment,” in EnerarXiv, 2020. [25]J Haggerty (2020, May). Pandemic’s utility impacts are coming into focus. [Online]. Available: https://pv-magazine-usa.com/2020/04/15/pandemics-utility-impacts-are-coming-into-focus/ [26]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2020, April). COVID-19: Potential Impacts on the Electric Power Sector. [Online]. Available: https://crsreports.congress.gov/product/pdf/IN/IN11300?__cf_chl_jschl_tk__=0edf3433d5d805c5022461f635eb57fcf5db5e96-1590482764-0-AcIlfGHCh7eHfqYwZnqn5tcZ2-UlPq26fx2mldbfoKVPbJo0DhMAQGytKvQ6Brw08X1munv4dk0f1RUs0N3oucmbC2egh_QkmKsfe2QafaRdW7Dc1GJ-v0OrXuzn4ylos_XpFarEt7w4bgYqFuysPHfepSt2Dcmb8Zm6_97ih-fU3AnnATqMW5TanKb5ddzGxRHyA-Axx220oC8jfN_Gq8ukzsX7IWAP8XVZkw3vv4ZyuCqUDwktgiJd_Mrp2H5mSwx4Q5GR5e-tSCl8__NSWdLExSHqtchXuyrlkVXi_YmV [27]IEA (2020, May). Total global energy investment, 2017-2020.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iea.org/data-and-statistics/ts/total-global-energy-investment-2017-2020 [28]IEA (2020, May). Global investment in clean energy and efficiency and share in total investment, 2015-2020.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iea.org/data-and-statistics/ts/global-investment-in-clean-energy-and-efficiency-and-share-in-total-investment-2015-2020 [29]Institute for Eenergy Research (2020, May) .Global Renewable Capacity Will Increase Despite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instituteforenergyresearch.org/international-issues/global-renewable-capacity-will-increase-despite-the-coronavirus-pandemic/ [30]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2020, June). Sources of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epa.gov/ghgemissions/sources-greenhouse-gas-emissions [31]Z. Liu, Z. Deng, P. Ciais, et al, “COVID-19 causes record decline in global CO2 emissions,” in EnerarXiv, 2020. [32]CAMS-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 (2020, March). A Coronavirus outbreak: Copernicus monitors reduction of particulate matter (PM2.5) over China. [Online]. Available: https://atmosphere.copernicus.eu/a-coronavirus-outbreak-copernicus-monitors-reduction- particulate-matter-pm25-over-china [33]D. Carrington (2020, March). Coronavirus UK lockdown causes big in air pollution. [Online]. Available: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20/mar/27/coronavirus-uk-lockdown-big--air-pollution 本文簡要介紹在《中國電機工程學會電力與能源系統學報》(CSEE Journal of Power and Energy Systems)最新發表的《新冠疫情對電力行業影響綜述》 (Implications of COVID-19 for the Electricity Industry: a Comprehensive Review)的主要內容。該論文由清華大學康重慶教授、鐘海旺副教授團隊與美國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謝樂教授共同完成。 (來源:微信公眾號“透視能源新視角” ID:Energy-Insights 作者:鐘海旺、譚振飛、何一鎏、謝樂、康重慶)...
國家能源局日前公布數據顯示,4月起,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實現正增長,4月、5月、6月增速分別為0.7%、4.6%和6.1%,逐月回升。“用電量增速從一季度的同比下降6.5%,上升至二季度同比增長3.9%,其中6月增速回升至6.1%,其中有氣溫升高的因素,但經濟總體逐步復蘇、新動能保持強勁支撐是最主要原因。”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專職副理事長兼秘書長于崇德說。 用電量是經濟運行的晴雨表。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二季度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8%,為增速最高行業板塊;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5%,為回升幅度最大行業板塊。 與之相對應,高技術及裝備制造業的用電增速回升也較為明顯。二季度高技術及裝備制造業用電量同比增長4.3%,比一季度增速提高19.1個百分點,6月份增速進一步升至8.4%。 于崇德介紹,上半年,依托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新技術的網絡信息服務業用電量大幅上升,其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用電量同比增長27.7%。 “未來能源轉型發展將呈現明顯的電氣化趨勢,電能替代潛力巨大,我國電力需求還處在較長時間的增長期。”中電聯行業發展與環境資源部副主任張琳認為。 中電聯報告顯示,上半年電力投資快速增長,納入行業投資統計體系的主要電力企業合計完成投資3395億元,同比增長21.6%。電源工程建設完成投資1738億元,同比增長51.5%;電網工程建設完成投資1657億元,同比增長0.7%。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完成投資占電源完成投資的92.5%,比上年同期提高10.4個百分點。 利用率方面,清潔能源消納持續好轉,上半年風電、光伏發電利用率分別達到96.1%、97.9%,同比上升0.8、0.3個百分點。 下半年電力供需形勢如何?中電聯報告認為,下半年電力消費增速有望比上半年明顯回升。值得注意的是,后續電力消費增長仍然存在一定不確定性。于崇德分析,從電力供應看,一是主要流域降水情況不確定,帶來水電供應能力的不確定。二是當前部分地區電煤供應偏緊,如果下半年水電來水偏少,東北、西北、西南等地區部分時段電煤很可能供不應求。從電力需求看,境外疫情仍在蔓延、極端氣候變化等因素也可能給電力消費帶來不確定性。 于崇德建議,密切跟蹤電力供需形勢變化,做好相關預案;保障電煤穩定供應;提高系統調節能力,進一步提高靈活性調節電源以及儲能裝置建設的積極性。...
8月5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接受新華社專訪。全文如下: 新華社記者:美國務卿蓬佩奧近日在加利福尼亞州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講話,聲稱自尼克松總統以來美歷屆政府的對華接觸政策沒有取得美方預期目標,已經失敗。美國內很多人質疑、批判蓬佩奧講話內容,認為沒有提出清晰可行的前進道路,而更多是“意識形態咆哮”。你對此有何評論? 王毅:所謂“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失敗”的論調重拾冷戰思維,完全否定了中美交往幾十年來取得的成果,不僅是對歷史進程的無知,也是對中美兩國人民的不尊重。這種散布“政治病毒”的做法理所當然會受到美國國內以及國際社會的質疑和批評。 40多年前,中美兩國領導人之所以能夠實現跨越太平洋的握手,最根本的一條就是雙方都堅持了相互尊重、求同存異的原則,擱置了彼此意識形態的差異。1972年尼克松總統首次訪華時,周恩來總理強調,中美雙方要弄清楚彼此之間的分歧,努力尋找共同點,使我們兩國的關系有一個新的開始。尼克松總統也明確表示,中美存在巨大分歧,但促使兩國走到一起的,是雙方擁有超過這些分歧的共同利益。兩國發表的上海公報載明雙方愿意相互尊重、求同存異的共識。 之后的歷史告訴世人,雙方共同做出的這一重大抉擇是完全正確的。建交40多年來,經過雙方幾代人的共同努力,中美關系成為世界上相互交融最深、合作領域最廣、共同利益最大的雙邊關系之一。中美兩國經濟總量超過世界三分之一,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50%。雙邊貿易額較建交之初增長了250多倍,達世界五分之一,雙向投資從幾乎為零攀升到近2400億美元,每年人員往來達500萬人次。兩國在涉及世界和平與發展的幾乎所有全球性問題上都肩負著重要責任。這些都是不容否認,也無法否認的事實。 40多年后的今天,中美在社會制度等很多方面仍然完全不同,但這種不同過去、今天和將來都不會也不應影響兩國繼續和平共處、合作共贏。雙方沒有必要也不可能去改變對方,而是應尊重對方人民做出的自主選擇。中國幾十年來取得的巨大發展成就已經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僅適合中國,始終得到中國人民最廣泛、最堅定的支持,同時也造福給這個世界,惠及包括美國人民在內的各國人民。中國一定會繼續按照人民的愿望,不斷發展進步并為人類做出新的更大貢獻。任何人試圖阻擋或者改變這一進程,不僅是自不量力,而且是自尋煩惱。 新華社記者:一段時間來,美方一些人不斷聲稱,美中關系長期不公平、不對等,美方是中美交往中“吃虧”一方,美國幫助重建了中國。你認為這是否符合事實? 王毅:中美合作從來都不是一方給另一方的恩賜,也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剝奪,中美雙方從合作中都獲得了巨大收益,不存在誰吃虧、誰占誰便宜的問題。 長期以來,中美兩國通過優勢互補、互利合作,形成相互融合的利益共同體。中國的快速發展既得益于同世界各國包括美國的開放合作,同樣,中國的不斷成長也反過來為美國等提供了持續增長的動力和巨大的市場空間。據統計,中美經貿關系支撐美國260萬個就業崗位,兩國貿易平均每年為每個美國家庭節省850美元的生活成本。美國企業在華投資興業累計已超過7萬家,年銷售額達7000億美元,其中97%都是盈利的。即使在中美貿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絕大多數美國企業仍希望繼續留在中國,并且逆勢擴大對華投資。如果真像某些人所說,中美之間的合作是不公平、不對等的,這種狀況怎能持續幾十年之久?中美關系怎能發展到今天的這種深度和廣度? 當然,全球化與自由貿易在創造發展紅利的同時,也會給各自的經濟結構和利益分配帶來矛盾和問題。這就需要通過自身改革來加以調整,而不是自己生病,卻讓別人吃藥。一味把責任歸咎于別人,甚至指望通過所謂“脫鉤”來解決問題,那只會是緣木求魚、南轅北轍,最終還會進一步傷害美國的企業和人民。 全球化發展到今天,各國利益相互交織。中方一向主張,中美兩國發展不是非此即彼的關系,沒有必要相互排斥,完全可以相互借力、相互成就。當前,世界經濟正經受疫情嚴重沖擊,中美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理應堅持平等互惠,以合作而不是脫鉤來推動兩國關系的發展,并為這個世界承擔起應盡的責任。 新華社記者:近段時間,美方采取了一系列破壞中美人文交流的消極舉動,包括騷擾中國留學人員、干擾正常學術交流、限制打壓中國媒體等。很多人認為,麥卡錫主義在美幽靈重現。你認為中美真的會陷入“新冷戰”嗎? 王毅:當前,中美關系正面臨建交以來最嚴峻的局面,各領域交流合作均受到嚴重干擾,根本原因是美國國內一部分政治勢力出于對中國的偏見和仇視,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編造各種謊言惡意抹黑中國,制造各種借口阻撓中美之間的正常往來。他們這么做,就是想復活麥卡錫主義的幽靈,破壞中美之間的聯系,煽動兩國民意的對立,損害兩國互信的根基,從而把中美再次拖進沖突與對抗,把世界重新推入動蕩與分裂。 中方不會讓這樣的陰謀得逞。我們堅決反對人為制造所謂“新冷戰”,因為這完全違背中美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完全背離世界發展進步的潮流。當年冷戰給世界人民帶來的創傷和痛苦絕不應重演。共謀和平,共促發展,才是世界各國的普遍愿望。如果誰要在21世紀的今天挑起所謂“新冷戰”,那他就站到了歷史前進的對立面,就是國際合作的最大破壞者,就必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今天的中國并不是當年的蘇聯,我們更無意去做第二個美國。中國從不輸出意識形態,也從不干涉別國內政。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將繼續堅定不移地走和平發展道路,堅定不移地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持之以恒做世界和平的推動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 新華社記者:我們注意到,美國本屆政府對中美之間進行對話態度冷淡,不斷宣稱“對話無用論”。蓬佩奧近日還聲稱,對中國要采取“不信任并核查”做法。你對此有何評論? 王毅:當代國際關系中,對話是解決分歧的明智選擇,是建立互信的正確途徑。要對話不要對抗,不僅是中方的立場,也是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共識。中美作為社會制度不同、歷史文化各異的兩個大國,有著各自的利益和關切,這很正常。關鍵是任何時候都不應單方面關上對話的大門,任由分歧、誤判甚至對抗來主導兩國關系。 中方是一個負責任、有擔當的大國,我們愿意堂堂正正地與美方開展坦率有效的溝通,準備以冷靜和理智來面對美方的沖動和焦躁。我們隨時可以與美方重啟各層級、各領域的對話機制,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面上來談。我們還提出可以梳理制定關于合作、對話、管控分歧的三個清單,并為下步交流確定路線圖。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敦促美國放下傲慢和偏見,通過平等和建設性對話,緩解當前的緊張局面,回到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正確軌道。這才符合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也是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 新華社記者:近來香港問題在中美關系中非常突出。美方認為中方實施香港國安法是放棄了“一國兩制”,對香港出臺了一系列制裁措施。美方是否會在香港問題上制造更大麻煩? 王毅: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香港事務屬于中國內政。不干涉內政是國際關系基本準則,任何國家都不會容許別國肆意破壞自己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最近一次會議上,70余國支持中國正當立場,譴責利用香港問題干涉中國內政,反映了國際社會的共同聲音和公正立場。 國家安全立法是一國安身立命之本,也是各國的普遍法律實踐。制定香港國安法彌補了香港長期以來存在的法律漏洞,有利于使“一國兩制”方針在法治軌道上行穩致遠,有利于保障香港的長治久安。數百萬香港市民自發簽名力挺國安法,說明香港民眾渴望和平安定的生活,說明制定國安法深得人心,勢在必行。 “一國兩制”是中國的既定國策,維護好、發展好“一國兩制”,靠的是祖國內地的鼎力支持,靠的是更加完備的法律環境,靠的是香港同胞的團結奮斗。粗暴干涉香港事務的言行恰恰是在破壞“一國兩制”的健康運行,必將遭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內所有炎黃子孫的堅決抵制。 新華社記者:近日美方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聲稱總領館是中方間諜和盜竊知識產權的樞紐,中方已做出對等反制,關閉美駐成都總領館。你是否擔心中美“外交戰”輪番升級? 王毅: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是中美建交之后中方在美國開設的第一個總領館,一直都是中美友好的重要象征。40多年來,駐休斯敦總領館為促進兩國人民的友誼與合作發揮了重要作用,即使在疫情期間,也積極主動克服困難,為美國南部地區與中國開展抗疫合作搭建了重要橋梁。關閉這樣一個具有重要歷史和現實意義的總領館,就相當于關閉了一扇中美兩國人民相互溝通了解的窗口,對中美關系的正常發展和民間友好都造成了損害。而且美方所羅列的所有理由都是欲加之罪,信口雌黃,沒有一條能拿得出證據,經得起檢驗。 對于美方的蠻橫無理,中方當然不會坐視不管,我們的反制措施合情、合理、合法,也完全符合外交慣例。中方沒有意愿也沒有興趣與美方打什么“外交戰”,因為這只會對兩國人民的利益造成更多損害。發動“外交戰”也并不證明美國的強大,反而暴露出美國越來越缺乏自信。如果美方還要一錯再錯,那中方必將奉陪到底。 新華社記者:美方對華為全方位圍堵打壓,并揚言聯合其他國家打造“清潔國家聯盟”。很多人認為,美方舉動實際上反映出內心的焦慮和恐懼。你對此怎么看? 王毅:在沒有任何真憑實據情況下,美國在全球范圍內不擇手段地圍堵打壓中國一家民營企業,演繹了一場教科書式的霸凌。任何人都一目了然,美國的目的就是要維護自身的科技壟斷地位,剝奪其他國家的正當發展權利。這種毫不加掩飾的霸道,不僅破壞了公平的國際貿易規則,也損害了自由的全球市場環境。我要再次強調,包括華為在內,許多目前被美國單邊制裁的中國企業都是無辜的,他們的技術和產品也是安全的,從未對任何一個國家造成危害。反而是“棱鏡門”“梯隊系統”這樣的丑聞背后都有美國的影子,美國在全世界竊聽、監控其他國家的不良行徑已是世人皆知。美國并沒有資格打造什么“清潔國家聯盟”,因為它自己早已滿身污跡。 以信息化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革命正在加速推進。中國將繼續與世界各國一道,致力于維護公平、公正、開放、非歧視的營商環境,促進國際科技交流與合作,讓安全、可靠、優質的信息技術為全球經濟復蘇和各國人民美好生活提供新的動力。希望美國也能改變狹隘自私的心態,重回開放與合作的正道。 新華社記者:一些美方政客近期頻繁攻擊中國共產黨,極力挑撥中國共產黨同中國人民之間的關系。在中美建交41年后的今天,美方這么做,你認為是出于什么動機? 王毅:美國國內總有一股勢力,企圖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他們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遏制中國,搞亂中國。 明年將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回首百年,正是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才徹底擺脫被殖民、被奴役的命運,真正實現了民族解放和獨立;正是在中國共產黨的帶領下,我們找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道路,把中國從一窮二白建設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正是在中國共產黨的帶領下,我們讓中國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從40多年前的不到200美元增長到如今1萬多美元,讓8億多人徹底擺脫了貧困。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所進行的偉大奮斗彪炳史冊,是人類現代化歷史進程中最壯麗的篇章。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人民是歷史的閱卷人。中國的制度好不好,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在中國進行了13年連續調研,他們的調查顯示,中國人民對黨領導下的中國政府滿意度高達93%。近年來,不少國際機構的民調也顯示,中國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超過九成。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的關系如同魚和水一樣交融,如同大地與種子一樣共生,試圖割裂和挑撥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血肉聯系,就是與14億中國人民為敵。 我們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著強大自信,同時我們尊重世界各國人民自主選擇的發展道路,無意同任何國家進行制度競爭,無意同任何國家搞意識形態對抗。我們也希望美方能尊重中國的社會制度,尊重中國人民的選擇,放棄注定失敗的干涉主義。正如習近平主席指出,我們有堅強決心、堅定意志、堅實國力應對挑戰,有足夠的底氣、能力、智慧戰勝各種風險考驗,任何國家任何人都不能阻擋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歷史步伐。 新華社記者:蓬佩奧鼓吹成立新的“民主聯盟”來應對中國,脅迫其他國家在所謂“自由”和“專制”之間做出選擇。但我們注意到他的這番話在國際上應者寥寥。你認為美方的企圖能得逞嗎? 王毅:煽動對抗、制造分裂的行徑歷史上并不罕見,但最終無一不被人們所唾棄。在人類進入21世紀的今天,竟然又有人跳出來想拉下新的鐵幕、制造新的分裂,搞政治認同和陣營對抗的老一套。這是公然蔑視人類的進步和智慧,也是公然大開歷史的倒車,與時代潮流格格不入,與大多數國家愿望背道而馳,當然不得人心,注定應者寥寥。 中國是從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壓迫中打破專制、贏得自由的國家。自由、民主、法治早已寫入中國的憲法,也已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內容。同時我們深知,自由不是放任,科學理性、法律秩序以及國際規則都是自由的基礎。在疫情期間,根據防疫專家的科學建議,中國人民戴上口罩,卻被有些美國政客攻擊,說這是中國“專制”和“不自由”的表現,結果現在他們打了自己的臉。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崇尚“和合”的國家,認為“分則爭,爭則亂,亂則窮”。中方一貫反對以意識形態劃分世界的危險做法。為此,我們積極倡導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全面發展同各國友好合作,建立起覆蓋全球的伙伴關系網絡。習近平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倡議,就是為了超越不同制度的分歧,摒棄零和博弈的思維,形成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文明的共同奮斗方向,中方將為實現這一全人類的美好愿景做出自己的不懈努力。 新華社記者:蓬佩奧稱中國渴望建立世界霸權。但大家都知道,恰恰是美國在國際上動輒“毀約退群”。國際上很多人擔心未來的國際秩序會受到重大影響,你對此怎么看? 王毅:當前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面臨的現實挑戰是,美國作為綜合實力最強的國家卻將本國優先作為行事標準,把單邊主義和霸凌主義推行到極致,不惜拋棄國際責任和多邊規則,甚至在疫情最吃緊的時刻,無理攻擊并退出世界衛生組織。本屆美國政府退出的國際條約數量,已經超過美國以往任何一屆政府,成為現行國際秩序的最大破壞者。 中國始終是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的堅定維護者。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中國從未主動挑起過一場戰爭,從未侵占過別人的一寸土地。我們將堅持自身和平發展載入憲法,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做出這一莊重承諾的國家。我們將繼續沿著和平發展道路堅定走下去,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永遠做維護和平的中堅力量。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暨聯合國成立75周年,在汲取慘痛歷史教訓的基礎上,世界實現了近代以來最長時期的穩定與繁榮。今天,我們不能任由國際體系再被輕易破壞,不能再讓這個世界重陷分裂。中國是首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國家,我們加入了幾乎所有國際條約和協議,忠實履行著應盡的國際責任和義務。在攸關世界前途命運的重大關頭,我們將繼續堅定捍衛和踐行多邊主義,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堅定推進世界多極化和國際關系民主化。 新華社記者:美方近來明顯加大介入南海問題。蓬佩奧聲明否定中國在南海主權權益,美軍在南海舉行雙航母演練,并頻頻派軍機軍艦抵近偵察。有人認為,美國在南海制造摩擦沖突的可能性上升。南海還能否保持風平浪靜? 王毅:最近美國在南海不斷挑事:一是違背多年來不選邊站隊的承諾,公然介入南海領土主權爭議。二是不斷加大和炫耀在南海軍事存在,僅今年上半年美國軍機在南海的活動就多達2000多次。三是大肆挑撥中國與東盟國家關系,干擾“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進程。美方的目的就是要把南海搞亂,把地區國家綁上美國戰車,從而服務于其國內政治和地緣戰略。地區國家都要提高警覺,不能讓美方肆意破壞來之不易的和平與發展成果。 南海是地區國家的共同家園,不能成為國際政治的角斗場。經過多年努力,地區國家已經找到了妥善解決分歧的有效途徑,達成了中國和東盟國家共同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明確共識。事實已經證明,通過對話解決爭端才是最符合地區國家利益的正道,維護南海和平穩定是地區國家共同的任務。當前形勢下,中方建議排除一切干擾,盡快重啟“南海行為準則”磋商,爭取早日達成這一有利于維護南海長治久安的地區規則。同時,中國也愿繼續同沿岸國加強海上合作,深化安全互信,推動共同開發,真正使南海成為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 新華社記者:當前中美關系處于建交以來最困難的時期。從現在到11月美大選前,你對中美關系感到樂觀還是悲觀?中美雙方當前最需要做什么? 王毅:中國的對美政策保持著連續性和穩定性,同時我們也做好了中美關系爬坡過坎、經歷風雨的準備。從根本上講,美國尋求將中國打造成對手是嚴重戰略誤判,是把自身戰略資源投入到錯誤的方向。中方始終愿本著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精神,與美方共同構建一個協調、合作、穩定的中美關系。同時,我們也必將堅定捍衛自身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因為這是作為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的正當權利。美國應當履行《聯合國憲章》倡導的各國主權平等原則,學會并適應與不同制度、不同文明和平共存,接受世界走向多極化的現實。 面對中美關系建交以來的最復雜局面,我們有必要為中美關系樹立清晰框架: 一要明確底線,避免對抗。中美關系要健康發展,關鍵是堅持相互尊重。中國從來無意也不會干涉美國的大選和內政,美國也應該丟掉按自己的需要改造中國的幻想,停止對中國內部事務的無理干涉,停止對中國正當權益的蠻橫打壓。 二要暢通渠道,坦誠對話。對話是解決問題的前提,沒有對話,問題只會越積越多,甚至導致失控。中方對話的大門是敞開的,我們愿秉持平等開放態度同美方溝通交流,恢復重啟各層級、各領域的對話機制。 三要拒絕脫鉤,保持合作。中美利益已深度交融,強行脫鉤將使兩國關系受到長遠沖擊,危及國際產業鏈安全和各國利益。疫情當前,我們愿與美方在疫情防控、經濟復蘇等領域開展互利合作,相互借鑒和分享抗疫經驗,共同參與和推動全球抗疫多邊合作。 四要放棄零和,共擔責任。這場疫情再次證明人類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當今世界全球性問題層出不窮,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挑戰交織,幾乎所有的國際和地區熱點問題都離不開中美以及世界各國的協調應對。中美雙方應當秉持人類情懷,履行大國責任,在聯合國等多邊機制中開展必要協調合作,共同致力于世界的和平與穩定。 ...
據中國商務部消息,2020年上半年,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對54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57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3.8%(折合81.2億美元,同比增長19.4%),占同期總額的15.8%,較上年同期提升3.2個百分點,主要投向新加坡、印尼、老撾、柬埔寨、越南、馬來西亞、泰國、哈薩克斯坦和阿聯酋等國家。 對外承包工程方面,上半年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的59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2289份,新簽合同額4240.2億元人民幣,占同期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56.3%,同比下降1.7%(折合603億美元,同比下降5.2%);完成營業額2501.2億元人民幣,占同期總額的58.7%,同比下降4.4%(折合355.7億美元,同比下降7.8%)。 ...
中國駐俄大使張漢暉7月30日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采訪時說,中俄貿易額在疫情期間表現出較高韌性。未來隨著人員和貨物往來逐步恢復,相信兩國貿易額將加速回升。 張漢暉說,疫情使跨境電子商務等貿易新業態新模式得到迅速發展,隨著兩國市場準入不斷拓寬,農產品已成為雙邊貿易的新亮點。兩國合作抗疫的寶貴經驗還將進一步推動生物醫藥、科技創新等新興領域合作。 張漢暉表示,雖然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經濟和中俄經貿合作帶來沖擊和挑戰,但中俄貿易的基本面沒有改變,雙邊貿易長期向好的發展趨勢也不會改變,我們對雙邊貿易額實現2000億美元目標充滿信心。 張漢暉提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俄陸路邊境口岸客運通道已全部臨時關閉,但兩國仍保留有一定數量的正常商業航班。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在確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中俄雙方將不斷優化貨運口岸工作流程,加快檢查速度,提高貨物通關效率。中方愿同俄方探討逐步恢復人員交往、建立綠色通道并擴大貨物通關能力的可能性。 張漢暉在談到俄羅斯總統普京計劃今年秋季訪華時說,兩國最高領導人交往是中俄關系的戰略引領和核心驅動。中方歡迎普京總統訪華,雙方正就此保持溝通,相信此訪將有利于雙方進一步深化各領域務實合作,加強國際戰略協作,促進兩國人民友好交往,辦好科技創新年活動,推動雙邊合作取得更多積極成果,更好惠及兩國和兩國人民。 在回答有關中俄軍事合作的問題時,張漢暉說,中俄軍事合作在兩國關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一直保持高水平運行,近年更呈現出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持續深化的良好態勢,既凸顯了中俄大國實力,充分體現了兩國關系的特殊性,也昭示著雙方攜手維護全球與地區和平穩定的決心。面對依然存在的戰爭威脅和日趨復雜嚴峻的國際形勢,中俄兩國軍隊將進一步加強合作意愿、拓寬合作領域、深化合作內容,中方愿與俄方繼續加強在高層交往、聯合演習、軍事比賽、部隊訓練、人員培訓、軍技合作、反恐維穩等領域的務實合作,提升在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的戰略協作水平,共同應對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和霸權主義帶來的挑戰,維護兩國安全利益和發展利益,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
《外商投資法》自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以來,外資企業享受到了實實在在的政策紅利,在華發展的預期和信心更加穩定。當前,無論是外商對華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程度還是營商環境都在持續改善,激發了外資進一步擴大在華投資的積極性,外資整體投資意愿得到提升。 今年1月1日,《外商投資法》正式實施。這部法律及其實施條例確立了與國際接軌的基本制度,更好地保障內外資企業規制統一,競爭公平。半年多的實踐表明,盡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和外部環境不利影響,但外資企業實實在在享受到了政策紅利,在華發展預期和信心更加穩定。 商務部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全國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增長8.4%,較一季度下降10.8%出現回升明顯。多位專家學者和外企人士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外商投資法》營造了更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營商環境,有利于中國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穩定信心預期 “無論是跨界擴大經營,還是通過各種投資形式與其他企業開展更深入合作,《外商投資法》都能幫助我們更好地制定在中國的投資計劃,明確經營方向。”億滋國際大中華區公司及政府事務副總裁傅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有利于公司提高決策和運營效率。 商務部研究院副研究員龐超然認為,《外商投資法》在明確外資企業權益保護規則,建立健全外資企業投訴工作機制,強化商標、專利、著作權等知識產權保護并加強執法力度,保障外資企業匯兌自由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為外資企業主體權益保護提供了更有效保障。 受疫情影響,全球跨境直接投資下滑了30%至40%,中國吸收外資卻保持平穩增長。“這也反映了《外商投資法》實施以來,外資企業享受到了實實在在的政策紅利,在華發展預期和信心更加穩定。”龐超然說。 “實施《外商投資法》半年多來,在外部環境不確定性日益增強情況下,我國持續加大服務保障外商重點項目的力度,不斷增強政策執行力,營商環境持續優化,為確保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地位起到了積極作用。”國研新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朱克力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外商投資法》實施半年多來,通過法治保障了不同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依法平等保護外資在內的各種所有制企業產權和自主經營權。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更加注重內外資平等競爭,很好地穩定了外資預期。 朱克力表示,當前無論是外商對華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程度還是營商環境都在持續改善,不斷構建更加公平的市場經營環境,也激發了外資進一步擴大在華投資的積極性,外資整體投資意愿得到提升。 優化營商環境 《外商投資法》實施半年多來,從制度層面為中外資企業營造了一視同仁、公平競爭、公開透明的營商環境。 “《外商投資法》從法律上對市場準入與外資政策透明度等方面作出了細致規定。”傅悅認為,相較于原有的審批和備案管理制度,《外商投資法》通過對外商投資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管理制度,進一步優化了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 本田金屬技術(佛山)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作為外商投資企業,非常關注在華公平待遇問題。《外商投資法》的實施,提高了外商投資政策的透明度,讓外商感受到了中國持續優化營商環境的決心和信心。 在《外商投資法》頒布和施行的同時,“外資三法”同時廢止。龐超然表示,這實現了國內關于外資企業法規政策的統一,為外資企業在華持續發展提供了明確政策指引和制度性保障。與此同時,《外商投資法》加大了與國際規則接軌力度,確立了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規則、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強化外資企業與地方政府合同履約執行的保護等方面內容。同時,通過設立外資企業投訴工作機制等措施,加大了法律的執行力度,為外資企業在華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 朱克力認為,《外商投資法》以及一系列配套政策的實施,對于我國吸引外商投資來講本身就是一個標志性事件,釋放出了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的強勁信號,并且提振了全球投資者來華投資的信心。同時,對國內企業轉型升級和創新求變,也會產生風向標作用。 今年以來,全面實施好《外商投資法》,放寬市場準入,全力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等一系列舉措陸續落地。對于進一步推動我國更高水平對外開放,不斷優化利用外資政策,以及為各國企業在華投資興業提供更好的服務,《外商投資法》同樣起到了積極作用。 激發市場活力 據了解,在談到《外商投資法》的最大亮點時,外商普遍認為,對外商投資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打造內外資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讓他們深受鼓舞。 “實施半年多來,我們感受到了營商環境進一步優化。”世界500強企業荷蘭皇家飛利浦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法律一方面加強了對外商投資企業的產權保護,另一方面則明確規定了地方政府對外商投資的促進、保護和管理責任。 “《外商投資法》為在華外企提供了一個公平競爭平臺,有利于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對于企業和消費者都是利好。”傅悅認為,隨著法律的實施,中國對外國投資者在華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也在加大。據介紹,今年億滋國際旗下的品牌就在商標保護及市場公平競爭方面獲得了北京法院一審的有力保護,這也堅定了公司對中國市場和投資環境的信心。 傅悅還表示,外商投資事務管理是一項系統綜合工程,高水平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實現,離不開各地對相關法律的理解到位,執行到位,管理到位,“相信《外商投資法》的立法宗旨會得到彰顯,為進一步激活外商投資企業的市場活力創造條件”。 中國是捷豹路虎在全球范圍內最大的單一市場。捷豹路虎(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敢于把最新最先進的技術帶入中國,原因就在于看好中國市場。 康寧大中華區總裁兼總經理李放表示,康寧公司今年的重大投資項目都在中國,通過領先產品和創新技術,加上中國政府的支持以及客戶協作,康寧有信心讓中國市場成為公司全球業績增長的發動機。 龐超然表示,《外商投資法》通過全面落實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制度并承諾負面清單只減不增,明確了外資企業市場準入規則,負面清單之外領域不得單獨針對外資設置準入限制。與此同時,《外商投資法》還積極推動鼓勵類清單出臺,為高水平利用外資指明了發展方向;通過保障外資企業公平參與政府采購的相關權利,建立健全外資服務體系,加大自貿試驗區內外資開放力度等措施,進一步激發了外資企業發展活力。 世界銀行日前發布《中國優化營商環境的成功經驗——改革驅動力與未來改革機遇》專題報告認為,中國近年來在“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領域取得了巨大成就。相信隨著中國持續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為內外資企業及各類所有制企業提供優質公共服務和公平競爭環境,必將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增強發展新動能,推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
又色又爽又黄又免费的视频,永久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品善网,日本高清不卡中文字幕免费,国产乱理伦片在线观看夜